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二)第一階段

February 03, 2022

Image Credit: Manhattan Sideways

第一階段的面試,有著非常嚴格的時間限制和規則,看完電子郵件中洋洋灑灑列出的各種規定,讓負責申請工作的我都莫名緊張了起來。完成報名後,會收到一封校方寄來的確認信,信末提供五位面試官(兒童心理學家)的聯絡資料、並附註他們可接受預約的時間,申請人需在送出報名表後的 三週 / 21天 內完成測試,除遇特殊情況不得延長。預約測試時,家長只能從五位面試官中選擇一位透過電子郵件聯絡,預約信寄出後,就算一直沒有得到回應,也要至少等待 三個工作天 後才能再次聯絡,更嚴禁同時聯絡多位面試官,或是在未取得第一位面試官回應前、就聯絡名單中的其他人,違反上述任何一個規定,都會讓申請人失去資格。

三週的期限間,我們正好有個長週末需要出遠門,因此就去掉了寶貴的三天時間。聯絡第一位面試官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電子郵件寄出後遲遲等不到回應,好不容易捱到三個工作天期滿,再度嘗試聯絡時,對方才說早已回過信說自己排不出時間(不過我卻始終找不到來信),這又讓我們白白浪費了三天半的時間。一來一回,扣掉名單中大多數人不上班的週末,都還沒聯絡上任何面試官、更沒喬出測試時間,我們就已經浪費了將近十天的時間,三週的期限瞬間去了一半。

一開始挑選面試官時,基於後勤考量,屆時應該是要把 培根蛋 從學校接出來、或是考完試後要送回學校,我選了離家/學校最近的。第一次接觸失敗後眼看期限逼近,只好改變策略聯絡彈性最大的(週一至週六都能開放預約)面試官,這才讓我終於順利預約到面試時間。

這裡容我先岔題一下,來談談第一階段面試的準備工作。

過去就曾耳聞,坊間有不少要價不菲、號稱能協助準備 HCES 和 G & T 入學考試的 補習班 或 升學顧問,網路上也有琳瑯滿目的「教材」任君挑選,說是可幫助小朋友熟悉各種智力測驗考題類型,能確保他們在面試當下被問到類似問題時,不會因為陌生而手足無措。而 蛋媽 也因此在 地方媽媽群組 的推薦下早早就買了一套 flashcard,說是屆時確定要考試時可以派上用場,畢竟紐約市教育局的確是鼓勵 G & T 考生考前做適當準備的。不過當我開始認真研究 HCES 的申請流程時,我在學校網頁上看到了這麼一段話...

「Evidence of coaching, exposure to, or previous testing with the exam will be recorded by the tester and may disqualify a child's candidacy.」基本上就是說,只要透過熟悉題型、模擬測試或是在他處先行應考的方式,刻意幫申請人做考試準備,一旦被發現後,會立即被取消資格。

太好了!原本我就嫌要幫 培根蛋 做考前準備太過麻煩,而且刻意準備讓他考上、屆時入學後卻跟不上的話,也實在太可憐,正好就以會「失去資格」為由,駁回了 蛋媽 原想要多少讓 培根蛋 熟悉一下題型的提案。送出報名表後,我更是除了學校網頁和聯絡的電子郵件外,完全沒做任何資料收集工作(像是至少研究一下 Stanford-Binet 測試是啥),或許是我潛意識中不想自己嚇自己,所以對考試內容,事前真的是完全不清楚,當然也無從練習起。如果要說真有什麼針對第一階段面試所做的準備,應該就是幫 培根蛋 做好心理建設,考前幾天就不時會跟他提到,屆時他會需要單獨和一位陌生老師聊天(校方要求只跟受試者說是要和一位老師進行一些特殊活動,不能說是 playdate、也不要說是考試),對方會問他一些問題,他就盡量回答(因為我們比較怕他會因為怕生而完全不回應),我雖然會陪他去,但只能在房外等,如果他能好好聊天不中途試圖烙跑的話,回程路上我會帶他去買一顆甜甜圈 😆。

面試當天,我們有驚無險地在約定時間抵達了指定地點(因為疫情緣故,不能提早超過5分鐘抵達,所以我時間抓太緊),那是個看似有幾位兒童心理學家共用的辦公室。走進去之後,除了接納空間外,大概有兩到三個獨立辦公室,和一間廁所。一旁的沙發上坐著一位印度裔的中年男子,我猜想應該也是在等自己的小孩完成測試。負責面試 培根蛋 工作的,是一位年約六十左右的男性面試官,我先帶著 培根蛋 一起進去他的辦公室中,簡單寒暄兩句後,我就被要求到房外的接納空間去等候,辦公室的門也隨之關上。

只能在沙發上滑滑手機、翻翻現場選擇有限的書報,大門緊閉的幾間辦公室隔音效果極佳,一旁的考生家長也是低著頭滑他的手機,現場安靜到有些詭異。約莫半小時後,其中一個辦公室的門打開了,走出一位女性面試官和一個和 培根蛋 同齡的印度小男生,等候已久的家長滿臉笑容地迎上前去...

「真是個很聰明的小孩,回答的都很好!」面試官 和家長說道。

『謝謝妳的讚美!當年其實也是妳幫他的姊姊面試的,謝謝妳!』家長回道。

喔,原來是走這樣的套路,看來結束後我會從面試官那裡聽到一些簡單的評語。之後再過了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這時輪到 培根蛋 所在的辦公室打開了大門。


「他是個很友善的小孩,很努力回答我的問題。」面試官 這麼對我說道。

『.................』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嗯... 謝謝你花時間和他聊天。』

那時的我,很難不把分別針對兩個小孩的評語拿出來做比較,怎麼看都覺得 培根蛋 面試官的說法,像是那種小學老師寫評語時不知道要寫啥,只好寫說「他答題都醒著」或是「他放學都很準時」之類的。

把 培根蛋 送去學校的路上,我依約幫他買了顆巧克力甜甜圈,因為他的確有做到沒有中途烙跑、而且還被誇獎很努力,這老實說已經超出我原先對他的預期了。回到家中後跟 蛋媽 提到面試官的評語,當初我倆的直覺都是應該沒戲了,除非那是該位面試官的個人風格,不然他的評語實在太像在發好人卡。

報名當時,校方的確認信中就提到了第一階段的結果,「最慢」會在聖誕夜(12/24)當天寄發通知,距離 培根蛋 面試完成的時間,還有整整兩個月的時間,看來會是段漫長的等待。在這段等待的時間中,我第一次在網路上尋找非官方的申請經驗分享,想要讓自己對可能的結果先做好心理準備。也是在此時,我才第一次知道,第一階段合格者人數將會是在300位左右(從過去的報名人數看,大概是取前面不到10%的受試者),而接下來的第二(甚至第三)階段,會在這300名中選出男、女各 25 位正選,以及各 12 位備取...

好樣的,這很像比我一開始想像的還要難,尤其是考慮今年考生「可能」增加、加上一直以來都被詬病的高昂報名費(公立學校 G & T 是不需報名費的),會勸退一些抱著「測測看」心態的申請人,都有可能會讓擠進前10%的難度上升... well,it's too late... 頭都洗下去了,也只能靜待校方通知了。

反正看完數據資料後,我們也算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至於申請人本身呢?他應該還在為聊個天就能拿到甜甜圈這爽差而沾沾自喜中...




後記:
我們事後曾試著問他,究竟「考題」是什麼,因為我們自己也非常好奇,以及他究竟回答得如何...


『他問了我一些問題,我回答了,有一題我不確定。』

沒錯,就這樣,這就是他給出的答案 😑。我們繼續追問是數學問題呢?還是語文問題呢?他老兄一概說他忘了,或是根本不鳥我們、繼續玩他手上的玩具。




Related Articles: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一)前言
by RICH / February 2, 2022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三)第二階段
by RICH / February 3, 2022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四)放榜

by RICH / February 3, 2022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