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三)第二階段

February 03, 2022

Image Credit: Historic Districts Council

時間快轉一個半月,來到了12月初的某個週五下午,當時人正在 Wall Street 地鐵站 等待北向綠線快車、準備去課後班接 培根蛋 下課的我,習慣性地滑起了手機。

此時,一封來自 HCES 的信件,出現在我的眼前。信件的標題就直接破題,《Hunter Decision》,很好,簡單明瞭也讓人不容易錯過。沒啥心情起伏,或許是因為已經做好最壞打算,我用食指輕點螢幕打開了那封信...

「Congratulations!...」

不能不稱讚一下校方懂的抓重點的能力,從信件標題到信件內容,都是走不會刻意搞懸疑的路線。出乎意料地,提早了兩週收到第一階段結果,更意外的是,「友善 且 努力」(這老實說跟我們對他的認知有點出入 😆)的 培根蛋,擠進了約莫 300人的名單中,而也是在這封信件中,我才第一次從校方那證實了 300人 通過初選和最終正取 50人 這兩個魔術數字。

而這封信件也證實了申請流程因應疫情的改變,那就是和去年(2021)一樣,將不舉辦第三階段的到校現場觀察,而是由 家長 和 托兒所/幼稚園 老師填寫所謂的《行為觀察報告(observation form)》,分別在期限前繳交後,由校方統整第一階段來自心理學家的受試結果和觀察報告,做出最後決定。而這封信中,除了提到報告繳交的期限外,對於最終結果何時可能會公布,就沒有提供任何蛛絲馬跡了...

第二階段的要求,算是相當簡單明瞭。基本上就是,家長會收到一式四頁的PDF檔案,其中有些表格需要勾選,像是選擇何者最能貼切地描述申請人的行為模式,或是選出他平常最喜歡從事的活動。而問題的內容則主要是要求家長提供一些日常實例和觀察來佐證、過去和申請人學校老師在家長會的討論內容、以及家長對於申請人在幼稚園階段能接受到哪種教學方式的期許。校方還特別規定了字體的大小(不得小於 10 pt)、回應不得超出規定的範圍、也不得自行添加頁數和其他參考資料,這對英文寫作不拿手的我算是好消息,至少不至於成為家長的作文大賽。跟過去幾封信件一樣,HCES 也強調沒有符合規定的申請文件,會被取消資格。

在此同時,HCES 也會根據當初報名資料中的申請人現就讀學校資訊,直接聯絡該校的負責人,由該負責人或是申請人的老師,填寫一份觀察報告,在期限前寄回 HCES。不過由於那份文件我完全沒有接觸,也從沒想過要試著跟老師打探口風,所以請恕我無法提供內容大綱,不過我想或許和家長填寫這份相去不遠?

舉辦入學評量已經相當有經驗的 HCES,也預想到了有家長可能會擔心無法掌握老師的時間表、再加上繳交期限正好在一連串的聖誕和新年假期後,於是還另外又寄了另外一封信件,告知家長他們已經將老師需要填寫的表格寄出,歡迎家長和老師確認,並且也強調家長無需擔心老師是否有如期繳回觀察報告,HCES 會全權負責後續聯絡事宜、並確保收到所有資料後才開始審核。信中還不忘強調要各位家長放心,「... and remember that we do this every year」,看到這段話時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完全可以想見過去幾年 HCES 應該是被電話追殺到怕了 😆

值得一提的是,在家長觀察報告中,HCES 還特地強調不會因為填寫者的英文書寫能力而影響到校方對申請人的評鑑,姑且不論是否為真,這句話還真的讓我打起報告時心情輕鬆不少,當然,這次我也秉持著不完成階段文件繳交的工作前、不到網路上去找其他人經驗分享討論的作法,事後想想應該是件好事,至少對我而言,不會多了其他自我質疑的理由,更能專注在如何詳盡、精確地描述我在日常生活中觀察到的行為。

邁入新年度(2022)的第一週,我拖到了收件截止前幾小時,才終於下定決心將那僅有四頁、而且還未寫滿的報告,寄回了 HCES 入學申請辦公室。這次他們連個可能會通知審查結果的日期都沒給,接下來的等待時間肯定會更難熬了。更別提一週之後,還有 紐約市教育局 的 公立幼稚園 申請繳交期限得面對,我們連個志願表都還沒完整列出來,看來會是個相當忙碌的一週...

不過這也好,有事情可忙、幫助分心算是件好事。

針對第二階段審查材料的準備,我個人在過程中抱持的心態和事後的感想是,不。要。想。太。多。我很慶幸自己當初填表時,沒有手賤去搜尋過去申請家長的分享,理由正如前述。另外,有些家長可能會認為既然老師的觀察報告也有很高的重要性,那我是不是要去和老師打好關係,或是至少去打聽一下老師填寫的內容、確保一下沒有太大的出入,甚至去提醒老師別忘了提到某些「優點 / 長處」。老實說,我一開始當然也有想過,不過細想後,反而覺得這樣的做法,有很大的可能性會適得其反。畢竟如果和我們一樣、是本來就和老師並沒有特別密切互動的家長,這個時候刻意跑去經營關係,反而容易招致反感。而關於觀察報告的內容是否一致這點,就 培根蛋 而言,我們一直都知道他是個在我們面前和在學校(或是外人、尤其是不熟悉的人面前),表現會相當不同的小孩,我想這應該是相當普遍的現象(至少老師都是這麼跟我們說),所以刻意想確保家長和老師的觀察一致,反而啟人疑竇,更別忘了 HCES 還會參考第一階段面試官提交的報告,那部分內容,是我們完全無法掌握、更別妄想控制的。

所以囉,就不用幫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瞎操心了,盡所能將自己對小孩的第一手觀察寫進去,遣詞用字上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我也沒有找人幫我 proofread 或是潤飾),平鋪直述就好。最重要的是,不要過度分析自己的回應(像是臆測自己這樣寫,會不會增加小孩被錄取的機率),信任 HCES 會就各方提供的資料,做出最好的決定。畢竟當初會決定幫 培根蛋 申請這個學校,就是對其篩選學生的機制有基本的信任,過度 second-guessing 自己、以及 HCES 做出正確決定的能力,只是為這個本來就對部分家長來說、可能極為高壓的申請過程,平添沒有必要的壓力和負面能量罷了。




Related Articles: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一)前言
by RICH / February 2, 2022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二)第一階段
by RICH / February 3, 2022


比 哈佛 還難進的幼稚園?Hunter College Elementary School 申請心得(四)放榜

by RICH / February 3, 2022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