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轟隆,終究雨過天晴

August 15, 2016



英雄 或是 梟雄?

儘管 A-Rod 在上週五晚間於 洋基球場 舉辦的比賽結束後,永遠的脫下了那件對著許多球員來說有著特殊意義的條紋球衣,但這個爭辯,勢必將持續下去好長一段時日,不管是在洋基球場的觀眾席中、網路的論壇上、或是無數運動迷茶餘飯後的閒聊中。



他對棒球運動的深愛,是毋庸置疑的,那或許也是他極具爭議的球員生涯中,所有當局者和旁觀者難得能一致同意的個人特質。但是,對於他是否也是對棒球運動帶來最嚴重傷害的人這問題,恐怕也會得到毫無異議的答案。他渴望成為最被愛戴的球員,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有無人能比肩的生涯成績,就能獲得所有人的尊重。但他在過程中被恐懼、自大、貪婪和不安全感所驅使,一再做出的錯誤決定,卻讓他註定成為永遠的負面教材,最終不但沒贏得他想要的尊重,出了洋基球場,他所引來的噓聲分貝數,更往往是遠遠蓋過了歡呼聲。

只要很快地搜尋一下,最近一個禮拜以來各大報章媒體對 A-Rod 的洋基球員生涯即將告終的報導,更別忘了花些時間看一下讀者的留言回應,你會赫然發現,對於這個球員,似乎只有 愛 與 恨 兩種極端情緒反應,沒有模稜兩可答案存在的空間。不過無論你對他如何評價,你就是會為了他的新聞和其他球迷爭得面紅耳赤,他的名字總是會找到方法出現在和棒球相關的討論中,無論有多麼不情願,你就是會想要看看他又做了些什麼、說了些什麼、闖了什麼禍、或是又改寫了什麼紀錄(或者是「玷污」了什麼紀錄,全看你的立場為何)。只需要提到他的名字,你就保證了同是球迷間的一場激辯、一番討論,或只是細數這些年來發生在場內外的八卦佚事。

他,就是這麼一個「特別」的球員,為一個百年歷史中從不缺「爭議性」的豪門球隊效力,身處一個善於「製造新聞」的世界媒體首都。他,是棒球運動的超完美風暴,在這個運動於美國本土的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前的年代,幾乎以一己之力為 America's pastime 爭取珍貴的頭條版面。

當然,對於無時無刻都在苦思新聞話題的媒體來說,他的橫空出世,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他在 洋基球場 的最後身影,當然也不會缺乏「有頭版價值的」戲劇性元素。

直到身穿洋基球衣的最後一天,A-Rod 還是繼續幫媒體朋友們扮演著「新聞製造機」的角色
8月7日上午11點,為了準時收看那場洋基球團前一晚才臨時通知將召開、但內容完全保密的記者會,當天要前往 洋基球場 欣賞下午場比賽的我們,因此晚了將近一小時才出發,也錯失了拿到當天進場禮 - Didi Gregorius 搖頭娃娃 的機會。記者會進行中,當 A-Rod 一提到 8/12 這個日期,立馬打開 StubHub 網站準備購票的我,一次又一次在按下 Check Out 鍵的瞬間,發現心儀的球票已經被半路攔胡。短短十分鐘不到,我親眼看著最低票價從約莫10美金(Bleachers區 視線稍微受阻的座位)、一路飆升至近100美金之譜。根據 TiqIQ 的統計,在記者會召開的九十分鐘內,這場本應無關緊要的八月中晚間賽事,其門票在各大售票網站的平均價位,從 $75.92 一路漲到 $456.76!這漲幅不但遠遠超過當初 A-Rod 自己在追逐三千安過程中的球賽門票轉售價,甚至連 Jeter 敲出三千安的那場比賽,我印象中都沒有如此誇張的飆漲。

或許有些朋友還記得,當年 Jeter 在 洋基球場 最後一次出賽當天,紐約幾乎是下了一整天的傾盆大雨,不過卻在比賽即將開始前,雨勢突然停止甚至放晴。很多球迷都喜歡把那解讀是 棒球之神 不想讓「紐約之子」的最後一戰有任何遺憾所展現出的慈悲。而那支早已深深烙印在每位洋基球迷腦海中的再見安打,也在滿場的球迷面前,再次證明了無數次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 洋基隊長,真正難以被取代的價值所在。

眼看著工作人員在儀式舉行前匆匆蓋上了防水帆布,現場觀眾席中傳出陣陣的嘆息聲
而8月12日這場比賽,同樣是一場在一週前就被預測很可能被雷陣雨影響的賽事。不過隨著比賽時間一天天的靠近,持續修正更新的氣象預報,似乎讓人看到了這場比賽能如期舉行、不受天候影響的一絲曙光。但就在賽前球團特地為 A-Rod 安排的儀式就將揭開序幕前,球場的工作人員卻突然奔進場中,拉開了蓋住整個內野紅土區的防水帆布,這就代表著,預期將有一波不小的雨勢即將影響球場所在地區,而原訂在六點五十分舉行的儀式,也因此延後了十分鐘左右才開始。

不過,就像 Jeter 和 A-Rod 那南轅北轍的形象,兩人的在洋基球場的最終戰,當然也不會按照同樣的劇本發展。

A-Rod 的母親和兄姊,分別在 Mr. October 和隊友的護送下入場
先把本場比賽的主角 A-Rod 介紹出場後,他的母親和同母異父的兄姊,也分別在前輩 Reggie Jackson、隊友 Didi Gre Gregorius 和 Starlin Castro 的護送下,走進了場中。當然不可能缺席這活動的 Natasha 和 Ella,則是由前隊友 Mariano Rivera 牽著,和家人們在本壘旁的草皮上團聚。當所有應邀前往觀禮的家人都到齊後,司儀 Paul Olden 開始唸起 A-Rod 在 22 年大聯盟生涯、其中12年效力 紐約洋基、所寫下的豐功偉業,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上陸續傳來轟隆的雷聲,時間點上的巧合幾乎就像是在附和司儀所朗讀的內容,並呼應著觀眾席中時而傳出如雷的掌聲,而這也激發了現場球迷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我說這絕對是 Babe Ruth 在表達他對洋基球團作法的不滿!
看來連上天都在為 A-Rod 鼓掌看來連上天都在幫 A-Rod 喝倒彩)」
你看 Girardi 不讓他守三壘的決定有多麼令人氣憤,連雷神都不爽了~


我身旁的幾位球迷興沖沖地分享起自己對「天有異象」的解讀。

避雷針(lightning rod),是媒體提到 A-Rod 時常會使用的字眼,這單字在英語文化中除了其字面意義外,還代表著「someone or something that attracts a lot of criticism, especially in order to divert attention from more serious issues or to allow a more important public figure to appear blameless」,對照這晚的雷雨交加的 Bronx 夜空,我還真難想到另一個更適合作為這儀式的背景。

護送兩位可愛千金的工作,則交給了史上最偉大的終結者 - Mariano Rivera
聽著身旁幾位球迷嘰嘰喳喳地提出多種可能性,也讓我感覺這典禮又更帶 A-Rod 風格了一點 --- 總是刻意不把事情說清楚,提供外界自行解讀的空間。就像他這次怎麼樣也不肯說出「retire / retirement」這個關鍵字一樣,而 洋基球團 給出的官方解釋,「unconditional release」,更是一點都不性感、更遑論富有戲劇性的答案。



隨著雷聲而來的,是猛地落下的傾盆大雨。

才剛播放完他大聯盟生涯的首位總教練 Lou Piniella 所錄的賀詞,進行還不到十分鐘的典禮,就這樣被硬生生地被暴雨打斷。A-Rod 還拿著剛從 Jennifer Steinbrenner 手上接過的隊友簽名壘包、裱框的洋基13號球衣更還拿在 Hal Steinbrenner 夫婦和 Reggie Jackson 手上來不及送出,因為雨勢實在太大,一行人就只能匆忙地往休息區移動。搞不太清楚狀況的現場球迷,只見場上貴賓們一個個淋成落湯雞、而數十位攝影記者為了補畫面追著 A-Rod 一行人跑的兵荒馬亂場面,這從遠距離看來其實帶點喜感、甚至有些荒謬的畫面,不曉得為何,卻讓人不禁懷疑是 棒球之神 幽默感的展現,為了是要讓 A-Rod 和 Jeter 一樣,得到一個可說是其球員生涯縮影、量身打造的歡送儀式。

It was certainly biblical,」 A-Rod 在賽後記者會被問到那打亂儀式的雷陣雨時這麼答道。

You can't make that up. I guess we went out with a bang.

一場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讓媒體疲於奔命、也將賽前儀式完全打斷,更給了現場球迷許多「解讀天意」的想像空間。雖然聽起來有些瘋狂,但這一切簡直就像是為 A-Rod 量身打造的劇本。
這場大雨,只下了約莫二十分鐘就結束,雖然打斷了這場球迷引領期盼的典禮,但卻讓原本悶熱難當的夏夜(紐約已經連續幾天發出中暑警報),有效地降低濕度到稍可容忍的程度,甚至還偶有徐徐涼風吹來,讓現場爆滿的 46,459 位球迷,能較舒服地享受接下來這場精彩的賽事。

雖然一度雷聲轟隆、大雨滂沱,但終究雨過天晴。
而就在 CC Sabathia 投出本場比賽的第一球前,球場的上空,甚至出現了一道彩虹。

A-Rod 行雲流水般地揮棒動作,其流暢程度,在我眼中還是所有大聯盟選手之最
本場比賽第一次上場打擊,就敲出追平比數、帶有一分打點的二壘安打,也引發了觀眾席中一輪又一輪如排山倒海而來的Let's Go A-Rod!歡呼,這支安打除了讓他在最後兩場先發賽事都拿下打點,也幾乎保證了他身穿洋基球衣最後一季的打擊率,至少可以維持在 2 開頭,還不算是太過難堪的數據。而最終完美地停留在 0.200,實在也很符合他喜歡「湊整數」的個性(大家應該還記得他當年用單場雙響炮狂灌7分打點,在球季最後一場比賽一口氣達陣 30 HR/100 RBI 的超狂演出吧),也算是個另類的完美結局。

當 A-Rod 的長打很快地就讓這場「歡送派對」不至於出現主角無功而返的尷尬場面後,到場目的明確、在打席間只能找事情打發時間的觀眾,很快地就把目標鎖定在 Joe Girardi 身上。如果說 A-Rod 是個官方認證、效力多年的「避雷針」,那麼從上週日宣布今晚將是他最後一場洋基比賽後近一週間,那位他從2008年球季開始共事至今的總教練,很快地就從他手上搶走了「避雷針」的工作。

從拒絕讓 A-Rod 先發(儘管他在記者會上承諾會完全尊重 A-Rod 的意見)、到否決 A-Rod 在週五這場比賽擔任先發三壘手的請求,一直給人鋼鐵硬漢印象的 Girardi 完全成了眾矢之的,不管是支持 A-Rod 的球迷或是 反洋基/反A-Rod 球迷,都難得口徑一致地批評 Girardi 的作法(就說 A-Rod 是那種你不管喜歡或是討厭他,你很難避免討論他的球員),而這場比賽,Girardi 更是在球賽都還沒開打,只是出場代表球隊和贊助商握手合照時(該場比賽的進場禮 - 1996年世界大賽冠軍杯的模型,是由達美航空所贊助),就被觀眾無情地狂噓、伴隨著WE WANT A-ROD!的怒吼。

現在 A-Rod 首打席就敲出了二壘安打,更是讓球迷對 Girardi 的決定憤恨難當,人就身在洋基休息區正後方座位區、看向本壘的視線幾乎正對著 Girardi 背影的我,更是身歷實境地感受球迷的極度不滿。

這位老兄就是當晚「Girardi 黑」的精神領袖,而照片左後方那模糊的身影,就是 Joe Girardi
一位身材微胖、嗓門其大無比的老兄,只要一看到 Girardi 的背影出現在視線中,就會狂奔到他所能到達最接近洋基總教練的位置,帶動全區球迷和他一起高喊WE WANT A-ROD!,儘管他每次這麼做,都會被球場工作人員勸阻並請回座位(理由是他離開自己的座位還擋住其他球迷的視線),但他還是樂此不疲地來來回回十數次,每次都成功帶動更多球迷加入他的陣容。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幾個小時下來,他竟然完全沒有「燒聲」的跡象,音量反而還隨著他體內的酒精濃度上升而持續加大。

九局上半開始前的攻守交換時間,眼看可能是最後一次努力的機會,他更號召了鄰近的幾個座位區加入戰局,而這樣的心意(和驚人的音量)也成功傳達給了上層看台的球迷。原本自發性、不協調的呼喊聲,終於成功地被整合完成,一波又一波、如排山倒海而來、在偌大的球場中不斷迴響的WE WANT A-ROD!吶喊,深深震撼了自以為對所有會發生在這球場中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的我,而更重要的是,這似乎也成功地讓 Girardi 改變了想法?

至少參與其中的球迷都很想這麼認為。

當 Girardi 走出休息區去和主審解釋九局上的守備調整時,瞬間將爆滿的球場帶進了瘋狂狀態
接下來的故事發展,我想也不需要我在這裡一一細述了,因為影片會是更有效率的溝通工具。A-Rod 回到了他自從加入洋基後就一直負責把守的三壘守備位置,不管那時間有多麼短,但你從他的臉上,完全可以清楚看出那由衷的喜悅和激動。



儘管在熱身過程中,他對角長傳給 Tex 的第一球很明顯地傳偏了,但他還是開心地笑得像個小孩。洋基球場的播音系統傳出了 Thanks For Memory 的樂聲,但音量卻完全被球迷近乎歇斯底里的歡呼聲給蓋過。而場邊的閃光燈,當然也一刻都沒有停過。

他跑向三壘的身影,也引爆了球迷整場比賽最熱烈的掌聲
賽後記者會上,A-Rod 也承認,回到三壘守備這瞬間,是他最難忘、也最興奮的一刻
原本擔心他可能會因為擔任守備工作、而在最後一場出賽留下失誤紀錄的朋友,事後也證實了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至於為他連球都沒摸到就得下場而感到不平的朋友,知道其實這才是 A-Rod 自己最期待的結果(Betances 三振了打者 Mikie Mahtook),或許也可以稍微減緩對 Girardi 的怨恨。

在賽後的記者會中,A-Rod 提到了自己在成為全職 DH 後,也「退休」了自己的護襠,所以臨時上場守三壘,除了覺得自己的手套有些「生鏽」外,他還特別向 Betances 提出了一個要求,就如同當年他在 2001年球季明星賽 和 Cal Ripken Jr. 交換守備位置時,Cal Ripken Jr. 對投手丘上的 Roger Clemens 所提出的請求...

Striking him out!

而 Betances 也成功地完成了老大哥的請託。

在 游騎兵 短暫相聚、多年後又在 洋基 重逢的他們,今年將一起告別舞台
走向早在場邊列隊迎接的隊友,A-Rod 有好一段時間都低著頭,像是在整理一時無法負擔的感傷情緒
一人出局後,在 A-Rod 的示意下,Girardi 送上了 Torreyes 來接替三壘的守備。A-Rod 在場上隊友的簇擁下,緩緩走向了主場休息區,而一壘邊線旁,以 CC Sabathia 為首的隊友們,也早已列隊迎接。

他以一個三壘手的身份,結束了他的洋基球員生涯,正如他所一直希望的。

接下來的兩個出局數是怎麼拿到手的,對大部分現場球迷來說,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這時,我們終於迎來了結局、說再見的那一刻,Mo 一人獨坐休息區長凳的畫面仍記憶猶新,當時盤旋在觀眾席中那難以言喻的低氣壓更是恍如昨日,近幾年來已經參與過太多告別時刻的我們,也無法預期 A-Rod 永遠走下這球場的那一刻,會留下如何的身影。

最後一次和隊友在場中擊掌慶功、並從 McCann 手上接下比賽球(Betances 三振最後一位打者 Steven Souza Jr. 的那顆球)後,他走向那他曾經熟悉但卻又陌生的洋基球場三壘防區,試圖尋找 2009年11月4日那晚,當Cano 接到軟弱滾地球後將球送進 Tex 手套的瞬間,他所站的位置。他彎身挖了一把紅土,塞進自己的後口袋,他選擇和 Mo 同樣的方式,留下自己對於這個球場的記憶。

帶走一把洋基球場的紅土,是他選擇留下記憶的方式
他先接受不到一週前才臨時決定全國直播、轉播單位FOX 電視台名記者 Ken Rosenthal 的簡短訪問。接著,他走向 洋基 自家電視台 YES Network 的記者 Meredith Marakovits,在開始回答問題前,他向正在三壘側觀眾席等候的家人示意,讓 Natasha 和 Ella 加入正準備要接受訪問的他。

Natasha 和 Ella 奔過半個球場,加入正準備要接受 Meredith 訪問的 A-Rod
一把將朝他飛奔而來的女兒們擁入懷中,再度起身的 A-Rod,眼眶早已溼透。而這也是整場比賽中,全場觀眾第一次能透過大螢幕,確認眼淚正從他的臉龐滑落。

鱷魚的眼淚,有人可能會如此解讀,但此時的洋基球場,在不絕於耳的Let's Go A-Rod!吶喊聲中,我只見到無數淚光在閃動,和此起彼落的鎂光燈一同,照亮了這早已撥雲見月的夏夜。

而我的視線,也逐漸模糊了起來。

I've given these fans a lot of headaches over the years and I've disappointed a lot of people. But like I've always said, you don't have to be defined by your mistakes. How you come back matters, too...他接受 Meredith 訪問的畫面,同步播放在球場中外野的大螢幕上。

And that's what New York's all about.

看來他真的終於從 Jeter 身上,學到了說話的藝術。

把護腕拋給了觀眾,A-Rod 臉上帶著笑容、牽著 Natasha 和 Ella、在攝影記者的簇擁下,走進了休息區
賽後記者會中,A-Rod 被問到的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他當時看起來似乎心情輕鬆了許多,是不是代表著,他真的對這一切感到釋懷了?

The fact that I don't have to face guys like Chris Archer and Betances, that's definitely a stress reliever,面帶微笑的 A-Rod 這麼答道。
The game is tough. I saw Gary Sanchez have a series in Boston, and I looked at him and said,『I can't do that anymore.』...

And I was happy about it...

他遲疑了幾秒鐘。

I'm at peace.



當天比賽所有照片之幻燈片秀(flickr 相簿連結


Related Articles:
時代的嘆息,Alex Rodriguez
By RICH / August 11, 2016

Love Him or Hate Him... A-Rod 三千安的奇幻旅程
By RICH / July 20, 2015

A-Rod 3,000安 表揚典禮
By RICH / September 20, 2015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