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Snapshot | 末日雪景 Snowpocalypse?

January 27, 2015



2010年聖誕節的隔日、為了帶著同為饕客的姊姊和姊夫一飽口福、
我們無視代理市長(當時Bloomberg正好度假去)以及媒體鋪天蓋地的警告、
在風雪即將侵襲紐約市前幾小時"千里跋涉"到了地處偏僻的 Peter Luger Steakhouse
因為突然有桌位空出而能盡情享受美食的我們、大啖號稱紐約第一的鮮美牛排同時、
卻完全沒有意識到究竟是什麼"恐怖"的原因才會讓顧客忍痛取消訂位的嚴重性...

晚餐後、我們四人經歷了人生最恐怖的暴風雪
踩著完全蓋過小腿的積雪好不容易逃進有暖氣供應的地鐵車廂、卻發現在車門打開的短短幾十秒間、
急凍的溫度和完全遮蓋視線的暴雪竟然將車門凍住而無法順利關起
透過車門灌進的冷風更是椎心刺骨到讓人無法忍受...

更別提因為狂風吹襲而開始不停搖晃、停在離地至少十公尺高度、
還因為某個車廂門無法關閉而動彈不得的地鐵車廂、有多麼讓人感到不安了...

從那個癱瘓紐約交通數天的暴風雪生存下來後、
即便九個月後發生了那紐約客至今仍津津樂道的 "Hurricane Irene 啞彈" 事件
不過一年後發生的 Superstorm Sandy、就真正讓還沒學到教訓的紐約客從此學會了 "小題大作" 的奧義
而這個被媒體封為 "historic"、"Snowpocalypse"、"monster storm" 的 暴風雪 Juno
就是紐約客、新任市長以及甫連任成功的州長把過去幾年所學 "學以致用" 的時候了

下班時間應該是車水馬龍的紐約街頭,移動中的車輛除了警車和準備就位的鏟雪車外,就只有小黃了吧
暴風雪預計影響紐約市的當天上班時間、就不停地從老闆和同事那聽到紐約市 "防雪計劃" 的最新消息
還不到下午五點、得知 MTA 將在7點後取消所有快車服務、接著在晚間11點中止地鐵營運的消息後、
老闆就下了關閉辦公室並把所有員工趕回家的命令、並同時宣布了隔天 "原則上" 也將停班一天的決定...

原本還想說可以利用"天上掉下來的暴風雪假"來看場電影,結果沒想到電影院早就搶先一步打烊了
原本想說那估計將達到2到3英呎降雪量的預報、應該也只是唬人居多
所謂 "紐約市史上最大暴風雪" 的新聞頭條標題、也不過只是想要刺激一點報紙銷量的我
這時也開始認真思考這一切其實還真不是個騙局的可能性

不過無論如何、能平白無故地賺到一天 有薪暴風雪假 也不是什麼壞事
至少對屬於受薪階級的我來說是如此

42街上如此冷清的景象,上次出現可能要回溯到2012年Superstorm Sandy登陸紐約後那幾天了吧
隔天雖然不需要上班(老闆一早又寄了一封信來再度確認停班一天的決定)、但我還是決定起個大早、
到離家一條街外的 Times Square 去、搶在鏟雪車到場前為 "劫後餘生" 的景象做個影像紀錄

至於這究竟算不算是個對得起 "Snowpocalpyse" 這超有氣勢稱號的末日雪景?
就由各位看倌自己來判斷吧 ...

早上八點的 Times Square,在路上遊蕩的路人絕大多數都是像我一樣手拿相機的假文青
這位仁兄真的太有型了... 看到他的當下讓我對自己走休閒風的決定感到無比懊悔
行人徒步區鋪面上的積雪大多已經清理完畢,反倒是柏油路面都還是一片雪白
對"雪景就應該是一片純白"這點抱持著不理性期待的朋友,
看到這照片應該就能多少理解為何下雪在紐約客眼中其實不是什麼浪漫事的原因
關於雪的戰爭,也在此時正式開打...
一群人拼命把雪往馬路上剷,但等鏟雪車一開過,馬路上的積雪又全都被推到人行道上... 一整個沒完沒了
氣候再嚴峻,還是要把握上鏡頭的機會... 圍觀晨間新聞節目錄影的路人展現出驚人的意志力
  
  

這平均積雪高度還不到半英呎的景象、怎樣都很難讓人和 Snowpocalypse 劃上等號
不過當我走進據說是這個郵遞區號範圍內唯一正常營業的 麥當勞、打算買杯熱巧克力來避免失溫的我、
在踏進店門的一瞬間突然豁然開朗...

眼前數十個全身全副冬裝、面無血色且幾乎都只露出一對目光猙獰眼睛的顧客、
正圍著明顯人手不足的櫃檯瘋狂搶點那些和 生機飲食 完全扯不上關係的 垃圾食物 速食
而且還不是為了要加購配合快樂兒童餐推出的 少年變種忍者龜陀螺...

更駭人的是、當我排了十幾分鐘的隊、好不容易才盼到一直忙著炸薯餅的店員幫我點餐時、
才被表情漠然的他告知、今天該店竟然不供應 熱巧克力!!!

末。日。無。誤。

永無止境的剷雪噩夢?

後記:

果不其然、MTA 決定為了暴風雪而中止地鐵運作的史無前例決定、
在隔天發現雪量遠遠不如預期 (運估可能高達2-3英呎的雪量最後只下了8英吋左右) 後遭受了各方的質疑
根據紐約市長的說法、他在這項重大決策的執行上只是扮演被動的角色、
他也是在紐約州長正式對民眾宣布其決定前不久才被州長辦公室告知
不過在對外接受訪問時、紐約市長倒是立場堅定地表達了對州長此一爭議性決定的支持...

但有些諷刺的是、

紐約地鐵在超過一個世紀前會得到政府和輿論支持興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是因為人們在經歷1888年那奪去超過400條人命的暴風雪後意識到紐約交通網絡的脆弱、
決心建立一個能在暴風雪侵襲的狀況下依舊保持局部正常運作的大眾交通工具
再加上把地鐵系統全面關閉後再度啟動所需付出的時間、精力和金錢、
其實是遠高於暫時調整地鐵班次、維持基本運作一直到暴風雪結束後再全力運轉的做法
(所以雖然11點過後地鐵站全面關閉,但其實許多沒有乘客的地鐵車輛仍持續保持運轉,並沒有真的停下來)

於是截至目前為止看到的大部份 "專家說法"、以及 MTA 在面對暴風雪時的 SOP
都是認為只要取消快車服務、暫停營運暴露在外的地鐵線路、把停駛的列車暫放在空出的地下快車軌道
就應該能讓紐約地鐵系統在不全面停駛的狀況下安然度過暴風雪、並能在風雪過後迅速恢復全線運作

不過對一個政治人物來說、稍微針對過往的案例進行分析、就會發現這並不是最佳解...
2010年聖誕節正好在度假的前紐約市長、以及兩個多月前才被水牛城大風雪打個措手不及的州長本人、
都是可以提供第一手經驗的過來人

如果說政治人物們從 Christmas Blizzard of 2010、
Hurricane Irene 和 Superstorm Sandy 的一連串防災應變中學到些甚麼
那應該就是... 反應過度 還是比 準備不足 而造成生命財產損失來的好
儘管反應過度帶來的損失並不見得小於直接由暴風雪所釀成的災害

I would much rather be in a situation where we say we got lucky than one where we didn’t get lucky and somebody died,”
紐約州長 Andrew Cuomo 如是說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