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 613 天的 洋基球場

June 24, 2021


上回為了比賽踏進 洋基球場,是2019年10月18日,美聯冠軍系列戰第五戰。
睽違 613 天後,我們一家人終於重回球場。

熟悉的座位、相同的視野,但卻有些陌生的 洋基球場。

最近一次到這個地鐵站,是為了參加2019年底的 Legacy Club Open House 活動
大概從本月初開始,我就陸陸續續收到來自洋基票務專員的電子郵件,內容不外乎是確認我有無更動座位的打算,以及預告球場即將在6月18日全面開放。信中還特別提及,我們的座位所在區域被劃為 Fully Vaccinated Seating Section,年滿16歲以上的球迷,需要出示完整疫苗接種證明方得入場,為此,我還特地回信給專員,確認 培根蛋 能順利進場,出門前也提醒老婆和自己要記得將疫苗接種卡帶上。

結果到了現場才發現,不管是球場入口或是座位區,都完全沒有人會要求你出示接種卡,關於施打疫苗的要求完完全全就是「榮譽制」。

帶上培根蛋的「座駕」,主要是讓他能在回程的路上就進入夢鄉
曾經搭過4號地鐵造訪 洋基球場、而且剛好還有使用電梯需求的朋友,應該都對那根本就是設計來讓人迷路的動線,留下深刻印象。過去幾年,因為都會攜帶 培根蛋 的「座駕」進場看球的緣故,我們對於如何在不同電梯中高效轉乘,算是相當有心得,因此總能在數萬球迷同時散場時,利用能精準抄捷徑、不走一分冤枉路的經驗,早一步上到高架月台候車。

不過這次我們除了去程和回程、都看著早我們一步進入電梯的球迷、幾分鐘後又一臉茫然地回到電梯出發點外,連自己都在踏進電梯後,也要看著那像是寫著火星文的按鍵發呆數秒,才能按下正確的樓層...

看來我們真的太久沒來看球了。

球場外正在排隊等候入場的球迷,看似一如疫情前般擠爆了戶外廣場,雖然我們平常習慣使用的「快速通關」入口看似尚未開放,但進場速度倒是意外地快,看來我原本因為需要出示疫苗接種卡而耽誤進場的擔心,全是多慮了,自始至終我的疫苗卡都好好地待在口袋中,完全沒有出場亮相的機會。

經由球場四號入口(Gate 4)、進入 Great Hall 後,也迎來了第一個讓我們意識到「世界尚未恢復正常」的瞬間。以往除了球迷之外,總是擠滿攤販和球場工作人員的大廳,雖然此時在門外等候進場的球迷,和疫情前相比並沒有明顯減少,但大廳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冷清」感。販售食物的小販完全不見蹤影,其他總是被琳瑯滿目促銷活動佔滿的攤位也不知去向,就連佈滿大廳、總是五光十色的長條狀電子看板都呈現關機狀態,而唯一出現工作人員的地方,就只有主要的客服櫃檯,和一個販售客製球衣小型販賣部。

連電子看板(照片右方那黑色長條物)都沒開啟的大廳,感覺像是不等顧客離開就提早打烊的餐廳
由於實在太久沒有進場,我們打算在大廳拍張合照做紀念,但左顧右盼都等不到一位工作人員經過,好不容易抓了一位,卻又被告知她無法擅離職守(她的工作似乎是負責管理手扶梯人流安全,但此時手扶梯上其實空無一人),很難想像在疫情前,這裡總是塞滿了許多來回走動、舉著「Ask Me」手卡的工作人員,只要球迷稍作停留或是面露遲疑,就會主動上前詢問你是否需要幫忙。以往有工作人員「一人一機」負責操作的大型電梯,現在也是完全交由球迷自己動手,就連過去總是嚴格執行驗票工作、一到三層看台各座位區都會至少配置一人的驗票員,也完全從球場中消失。整體看來,各樓層販售食物的攤位,大概只有不到1/5有正常營業,能買到的食物,也只有最基本的熱狗、薯條、炸雞柳條之流,甚至比當初 老洋基球場 時代,還更選擇貧乏。

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拍到 Gerrit Cole 身穿洋基球衣的照片,當然要認真拍個幾張
走到久違但又無比熟悉的座位坐下,此時 Gerrit Cole 剛完成第一個半局的投球工作,環顧場中,最人聲鼎沸的 Bleacher 區大概有個七八成滿,低樓層看台大概有個兩成,而最高層看台則是一成左右。由於天色尚早,這場比賽的對戰組合(堪薩斯皇家)也不算熱門,以及此時此刻紐約市內還有不少地區雨勢仍不小,這樣的進場人數,其實還算是在正常範圍內。觀眾席中,絕大多數的球迷都沒有配戴口罩,少數有的人,多半是和我們一樣有幼童同行的球迷,不過由於座位區整體而言還算「地廣人稀」(Bleacher 除外),因此球迷間要主動間隔出6英尺社交距離的難度也不高,加上又是在戶外的環境下,原本預期可能會有的緊張感(畢竟許久未曾出席如此大型集會),倒是完全沒有發生。

球場中最熱鬧(Bleacher)和最淒涼(外野 Terrace 層)的座位區對比
比賽的內容,我想透過電視轉播、反而會比人在現場容易分心的我們還來的清楚許多,就不需要我再贅述了。而且好不容易回到球場,真正讓我感到懷念的,其實不只是比賽本身,而是有機會可以近距離觀察、甚至參與場下球迷間的互動,這種人際交流,或許也才是步調相對緩慢易於社交的棒球比賽,之所以被視為 America's Pastime 的主要原因,而我真正想要分享的觀戰心得,其實也是來自於對場邊球迷的觀察...

享受人際互動,不管是和球員或是球迷間,才是到現場看球的最大樂趣所在
本場比賽坐在我們身後幾排處,是父母加上兩女一男的一家五口球迷,兩位小姊姊大概是國小中高年級、而小弟弟則是約莫低年級左右的年紀。明顯是 Clint Frazier 粉絲的小姊姊,特地準備了一張海報來吸引人在左外野的 Frazier 注意,上面寫滿了「請把球丟給我~」、「我愛你!」之類的大字,海報上所有剩餘空間全用粉色系彩色筆畫好畫滿,最後再灑上滿滿的亮粉,是一張可以瞬間讓空氣中充滿粉紅泡泡、濃濃少女風的可愛海報。

從第一局開始,每次攻守交換,只要一見 Frazier 踏出休息區,其中一位頭戴 洋基 老帽(dad hat)的小姊姊,就會沿著走道向下走到護欄邊(我們的座位在該區的第一排靠走道處,所以她基本上就站在我們身旁),高舉海報,扯著嗓門高喊『Clint~Clint~~Clint~~~』。不過除了勢單力薄外,她的音量也實在是太微弱了,Frazier 的注意力總是被左外野 Bleacher 區的球迷吸引過去,也一次又一次地選擇把球拋給了該區的球迷。為了幫助小姊姊,另外兩位手足,從第二局開始也加入「呼喚」的行列,最後甚至連爸爸都看不下去而出動了,作為掌控呼喊節奏的啦啦隊長和「大聲公」擔當。不過無論他們四人如何嘗試,Frazier 似乎完全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球從未拋過來就算了,就連轉頭尋找聲音來源的動作都未見。

大概在唱過 YMCA 歌曲(六局上結束的攻守交換時間),拍完 培根蛋 隨音樂熱舞的影片的我們,發現那一家人已經不在座位上,心想他們或許已經提早離場,我暗自為他們始終無法成功吸引 Frazier 注意這點,感到惋惜。

又過了三個半局,在 洋基 於七局下重新取得領先後,球場中的氣氛也明顯再度熱絡了起來。攻守交換時,我發現 Frazier 似乎正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目標是一群在 Field Level 座位區圍欄邊聚集的球迷。看到這一幕的我,心想好不容易 Frazier 終於把注意力從 Bleacher 區移開,但那三個小姊弟卻已經離場,連至少讓他看到自己精心製作海報的機會都沒有,命運也太作弄人了!

此時,拿起相機打算拍攝 Frazier 和球迷互動的我,赫然發現鏡頭中出現幾個熟悉的身影...

還有那張充滿粉紅泡泡的海報!!!

不曉得是不是其他兩位隊友有提醒 Frazier 關於海報的存在?
沒錯,就是那一家人!!!他們不僅沒有離開,反而還從 Main Level 轉移陣地到 Field Level(沒有驗票人員在場的好處)、也是我們正下方的座位區,此舉應是為了能更有效地吸引 Frazier 的注意。再加上該區其他大小球迷的「讚聲」,他們終於成功讓 Frazier 朝自己所在方向走來,和偶像之間只有不到一步的距離。雖然無法聽到,但我完全可以想像那兩位小姊姊,抱在一起瘋狂尖叫的畫面。

劃出一道高拋物線的小白球,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群球迷的眼光全都聚焦在其上
走到距離圍欄約莫一步距離處,Frazier 將手上的球朝小姊弟所在的方向輕拋過去。或許是過於興奮、又或許是手上的海報影響了接球動作,沒能被順利接住的球,又滾回了球場中。此時我身旁的球迷,注意力都已經被正在眼前上演這幕吸引過去,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嘆息聲。

看來接球動作受到其他球迷干擾,應該也是沒接住球的可能原因之一
或許是早就預期這狀況有可能發生,拋完球後的 Frazier 其實從未走遠,低身把球撿起後,他這次幾乎是直接把球塞進了 洋基老帽 小姊姊 的手中。

小女生的興奮完全可想而知,但就連我們這些身為她「前鄰居」的球迷,也都跟著開心了起來。

終於如願拿到球的小姊弟,他們鍥而不捨的堅持終於得到了回報
我們身旁一位年約六旬、長相和神劇《Breaking Bad》中剃髮後的 Walter White 有87%像的老先生,聽到我正激動地和老婆描述眼前所見,也轉頭笑著對我說...

『That's the same girl!』
不苟言笑的他,看似整場比賽都沒有笑得如此開心過。

「No kidding, it's AMAZING!!!」
還沒把鏡頭從那一家人身上移開的我,笑著回應道。

「That's why we all love baseball~」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