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長征。一場六打一的硬仗 - 舊金山 快閃行

September 14, 2016


許久沒有全家出遊的我們,這次在老姐和姐夫的主導策劃下,進行了一趟分別從台南、台北和紐約出發,飛到舊金山集合的旅程。除了作為必然成員的三對夫妻外,還加入了將滿兩歲、我那名喚 阿好(學名 予希)的外甥女,也讓這趟難得的旅程,瞬間定調為「玩小孩」(不過最後發現其實更多時間是「被小孩玩」)的主題之旅。

而「補血」速度驚人的小人,當然也不負眾望地將大人們輪番K.O.,即便虛長數十歲的我們在人數上佔了壓倒性優勢,但碰上這完全是 地球人 對上 賽亞人 的戰鬥力差距,學藝不精的我們還是只有乖乖被 阿好 擺布的份。

不過對上至今還堅持不吐出一句完整句子的 阿好,我們這些還能敲敲鍵盤、耍耍嘴皮子的大人們,倒是有個短時間內難以被逆轉的優勢,那就是...

我們能把話塞進她的嘴巴中,而暫時不需要擔心她本人會跳出來抗議或是留言表達不滿。

於是乎,在這趟旅程中難得扮演「追隨者」角色的我,決定用一個自己從未嘗試過的方式,透過「忠實」傳達/翻譯 我那外甥女的心聲,來為這她未滿兩年的人生中、首度踏上美國本土的旅行(去年此時,實在過很爽的她去了趟 夏威夷),留下一篇「看圖說故事(or 說瞎話?)」、圖文並茂的遊記。

「看我這『人畜無害』的無邪貌,被無良老爸誘拐拿檸檬當柳丁吃也沒動怒...」

「你們這些大人們想搞我,還早得很呢~」
週五晚間才從紐約出發的我們,趕到旅程首站 - 舊金山 時已經將近晚間十一點,聽說因為還無法適應15個小時的時差而情緒不穩的 阿好,出現在於大廳等候的我倆面前時,是呈現完全睡死的狀態。不過當天晚上,三點就幫爸媽響起起床號、逼姐夫在天還未亮時帶著她到空無一人的 漁人碼頭 散步,然後又一路睡到下午才終於充滿電的 阿好,很快就展現了如何將爸媽兩人同時「玩掛」的超強戰鬥力。

基本上我們見到 阿好 的前12小時,她多半是呈現「昏迷」的狀態
行程中,很難預期 阿好 會在什麼時刻突然補滿血。
常常在上車前還死賴在老爸身上睡眼惺忪的她,上了車卻突然活力充沛。
非常典型的 舊金山 街景,佈滿錯綜複雜的無軌電車架空電纜。
而前一晚托 阿好 的福沒睡上幾小時的老姐和姐夫,在早上先到 Pier 39 看海獅兼購物、下午在 芳草地公園(Yerba Buena Gardens)一帶閒晃、晚上又殺到 九曲花街(Lombard Street)和 Ghirardelli 巧克力工廠所在的 Ghirardelli Square,在 In-N-Out Burger 買完外帶晚餐後回到飯店時,也差不多撐到了體力的極限。

驕傲地站在在外公外婆的床上,一邊豪氣地啃著堪稱西岸國民美食 In-N-Out Burger(終於有機會一嚐後,我還是覺得紐約代表 Shake Shack 要更好吃些) 的薯條、一邊忙著在床墊上來回踏步「巡視領土」的 阿好,完全把已經分別在床頭和床尾睡掛的爸媽當作和枕頭一樣的附件,「如履平地」般地從他們臉上、身上踩過。

家族旅行,就是一個父母大人輪流被放倒,最幼齒的那隻卻一直滿血復活的概念
因為狂嗑薯條而「鳳心大悅」的 阿好,也終於賞光陪我們還醒著的四個大人,玩起了「我的五官/器官 在哪裡」這不曉得是誰發明、但小人絕對要會玩、而大人總是會反應過激的遊戲。

「聽說回答『眼睛在哪裡?』這個蠢問題時,半瞇眼裝萌會讓大人們陷入瘋狂⋯」

「這年頭要當個稱職的小人,你說我容易嗎?」
這趟行程的重頭戲放在 賭城(Las Vegas)、大峽谷(Grand Canyon)和羚羊峽谷(Upper and Lower Antelope Canyon)的我們,只在舊金山停留短短一天半的時間,加上又要配合 阿好 調整時差的進度做出行程微調,我們只能把握最後半天的時間將 藝術宮(Palace of Fine Arts)、金門大橋(Golden Gate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兩大景點一網打盡,而導覽行程門票早已售罄的 惡魔島(Alcatraz)就只有留待下次機會在上島一遊了。

來 舊金山 不來看一下這座在電影中被摧毀次數不下於帝國大廈的紅色鐵橋很像說不過去...
雖然我十年前來訪時就沒到此一遊。
安插在兩個景點行程間的,是個我在安排旅遊行程時多半會做為重點的美食 pit stop,儘管沒有事前做好功課,但在萬能的 smart phone 幫助下,我還是幫我們一行人選定了一個步行可達、在 Yelp 上的高評價讓人印象深刻的餐廳,那就是座落在 Chestnut Street 上的 Causwells。

而慢慢已經克服時差,也大概補滿了八成 HP 的 阿好,除了在我們等位過程中先是幫附近的超市重新安排貨品陳列(把檸檬一顆顆整齊排好)外,用餐過程中,也開始做起了她最愛的桌面清潔工作(現在看來她未來最適合的工作應該是餐飲服務業之類的),好不忙碌。

HP 幾乎補滿的 阿好,也開始對裝水的容器有所要求,辛苦的爸媽也被迫多次更換杯子。
「姊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噢,一場誤會,是ㄋㄞㄋㄞ」
待在 舊金山 的最後半天,除了逐漸恢復正常的 阿好 外(畢竟我上次見到她已經是九個月前的事了,當時她還是個剛滿周歲的「文靜」小女孩),我們也見識到了交通擁塞的嚴重程度。光是從 金門大橋 回到 漁人碼頭 附近的旅館去拿行李,就讓我們花去了原先預估兩倍長的時間才到達。而原本想在前往機場搭乘前往 賭城 的飛機前、中停 Ferry Building 去外帶晚餐和堪稱 舊金山 名產 Blue Bottle Coffee 的計畫,也因為堵車時間超乎想像而只能放棄。

把 舊金山 當作是集結點和旅程首站的我們,利用一天半的時間匆匆踩了幾個點、嚐了久仰大名的 In-N-Out Burger、保守估計在 The Embarcadero 上搭電車時抓了接近上百隻 鯉魚王 ,更重要的是,調好 阿好 的時差後,終於要進入這趟旅行的重頭戲、兒童不宜的 罪惡之城 - Las Vegas。

也是在那裡,我們意外發現了 阿好 和 賭場 間那剪不清、理還亂的命運糾葛。

「啥?就憑你們六個大人想搞定我?還早了八百年呢!」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