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Max Con NYC... 不就是雙球鞋嘛

March 27, 2016


如果要對今後想參加類似活動的朋友提供一些過來人的經驗,除了記得早點預約(這類活動的熱門程度只會讓 walk-in 客碰釘)、盡可能早點到場之外(才能買到搶手的會場限定商品和拿到免費發送的紀念品),還有一句話可是千萬說不得,不管是在進場隊伍中、會場內、甚至只是碰巧路過好奇眼前這群瘋子究竟是在做啥時,那句話就是...

「不過是雙球鞋嘛~」
1987年3月26日,是 Air Max 1 正式和世人見面的日子,也因此在三年前,NIKE 決定將每年的 3/26 定為 Air Max Day。不過過去兩年的慶祝方式,說穿了只不過是找個藉口趁機推出限定款 Air Max 來搶錢,並沒有什麼讓我們這些老是沒有抽到限量鞋籤運的魯蛇們,也能共襄盛舉、撈些好康、順便自我感覺良好的活動。今年終於想到我們、但其實應該更想把事情搞大讓更多人能心甘情願地掏出錢包來成為 Air Max 家族一份子的 NIKE,決定在 紐約(3/24~26)、東京(3/22~26)和 香港(3/23~27) 三地,分別舉行名為 Air Max Con 的大型活動,除了安排被 NIKE 稱為「Masters of Air」、從世界各地選出最具代表性的九位超級 Air Max 收藏家的私人收藏展覽、並同時發表一系列紀錄短片外,參觀展覽的民眾還能在展期中(也有開放歷時約兩週的網路投票),從100雙由 NIKE 預選出的經典 Air Max 系列鞋款中,投票選出一雙將於 紐約 展覽最後一天宣布、在明年 Air Max Day 30週年紀念日當天復刻上市的贏家。

當然,現場也會展出今年 Air Max Day 發行的限量鞋款,而且一雙還不夠、足足有三雙,分別由 HTM --- 藤原浩、Tinker Hatfield 和 Mark Parker 以 Air Max 系列為概念發想,設計出三款名為 Air Max LD-Zero H(H = Hiroshi Fujiwara)、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T = Tinker Hatfield)和 Air Max Ultra M(M = Mark Parker)的「官方認證拼裝鞋」。

這人潮看似恐怖,但其實鏡頭只捕捉到真正在現場排隊等候進場人數的冰山一角罷了
選在 Air Max Day 當天,也是這次三天活動期間唯一休假日的3月26日(週六),我們在下午一點半左右抵達了位在 Skylight Clarkson Sq 的會場外,加入已經向北蔓延排滿沿著 Washington Street 的建築立面、轉進 Clarkson Street 人行道的排隊人龍。根據在排隊過程中不斷離隊去尋找陽光能照射到的地點「取暖」的小璇說,在她從我們排隊起始點一路走到會場入口的路程中,少說數百名正耐心等待入場的球迷裡面,包含她在內,沒有穿著 NIKE 品牌球鞋的人大概只有五到十位。根據我更進一步的觀察和估算,其中至少有八成左右的人,非常配合活動主題套上了 Air Max 系列鞋款,而其中的人氣王,肯定就是去年為了歡慶發行25週年而復刻的超經典 Air Max 鞋款的最具代表性配色 --- Air Max 90「Infrared」,我到現在還為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入手而感到懊惱不已。而排名第二的熱門鞋款,應該就是理論上是當天才發行、但卻已經有眾多鞋友入手並第一時間上腳展示的 亮黃色配色款 Air Max Zero。

終於拿到這塑膠手環時,我們已經在隊伍中耗上大概45分鐘左右了
鞋友們對於這活動反應之熱烈,讓 NIKE 也決定當天將不開放給 walk-in 客入場。在排隊過程中,會有工作人員一一確認你是否符合事先登記並取得邀請的資格,然後發給作為入場憑證的塑膠手環。這比起我們去年曾參與、還能在現場註冊 NIKE+ 帳號後進場參觀的 Air Jordan 系列30週年特展,可說是嚴格了許多。

其實隊伍的移動速度並不算慢,走走停停大概一小時左右,我們終於來到了會場入口。等待進場的時間中,因為一直不斷在欣賞周遭鞋友腳上的球鞋,也忙著趁機灌輸球鞋歷史故事到小璇腦中的我,其實沒怎麼閒著。這麼一來,也讓等待的時間感覺起來比實際上短了許多。

「去年上市、極度花俏的 Air Max 95「Greedy」就是把該鞋款四個最經典的 OG 配色拼在一起的結果。」

「鞋舌上的白色鞋標繡著「3.26」紅色大字的 Air Max 1,就是 NIKE 在 2014 年為了慶祝 Air Max 1 的生日而發行的限量款式。」

我一廂情願地認為,小璇在這一個小時的排隊時間中,肯定是獲益良多。

進入會場後,首先印入眼簾的就是這個牆面上標示著 Air Max 系列各關鍵年的「時光走廊」
看得到卻摸不到的客製化雷射刻印 Air Max 90 的精美壓克力鞋盒,我們進場時該工坊早已停止接單了
由其中一位女性「Masters of Air」借展的個人收藏
排隊進入會場後,眼看場中又是一條條的排隊人龍時,老實說還真的給他小崩潰了一下。其實也有預約活動第一天、週四的入場資格但最後沒有前來的我,進場後看到一個又一個的 「Sold Out」標示,還真難免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可以客製化雷射刻印 Air Max 90 的工坊已經停止接單,會場限定的 T-shirt 也早已全數完售。雖說場中附設 SNKRS Store 所販售的 Air Max 鞋款中,除了話題性極高、上月底發行的經典復刻 --- Air Max 1「Safari」(2002年以 atmos 別注姿態首發),以及 Air Max Zero 藍色款外,都還有入手機會,但是對於 Air Max 的興趣只侷限在少數特定鞋款(Air Max 90 和 Air Max 95)和配色的我,決定還是把錢省下來等過去幾度向隅、今年感恩節終將再度復刻的 Air Jordan 3「True Blue」(2014年夏天 NIKE 官方說要封印 Air Jordan 3 的聲明,David Schechter 那句 "The Air Jordan 3 is going back in the vault,The last color just dropped" 言猶在耳)

在現場為鞋迷簽名的藝術家組合 Yok + Sheryo。
應該很想在此碰到鄉親的她,看到我劈頭就問「你是日本人嗎?」
會場內販售有包含 atmos x Air Max 1「Safari」和 Air Max Zero 在內的多款 Air Max 鞋款的 SNKRS Store
評估一下現場的排隊人龍,我們進場時最長的一條,肯定是由紐約當地潮店 KITH 設置,現場發送裝在可愛小鞋盒中的麥片+牛奶組、以及杯裝冰淇淋的「KITH Treats 甜點攤」(可用進場前拿到的手環上,那片印著冰淇淋圖案的 coupon 來兌換)。至於第二長的,則是可以免費索取藝術家和 Air Max Con 合作推出的聯名海報、並在現場獲得簽名的海報攤。另外還有可以現場試穿選購 Air Max 鞋款、有著頗炫鞋架的 SNKRS Store ; 可以將美金一分錢硬幣(現場免費提供),透過自己親手操作「毀損國幣」製作成四款 Air Max Con 紀念金屬牌,在美國各大遊樂場或景點常見的 penny-press 機器。

除了這些可以取得免費紀念小物的攤位外,會場中也有包含體驗 NIKEiD、並舉辦座談會的工作室 ; 提供免費球鞋保養服務的 Jason Markk 擦鞋區 ; 甚至還有讓女性鞋友(是沒說男生不行啦)能親身體驗、由美甲師幫忙畫上以兩天後(3/28)將發行的 Women's City Collection 設計為靈感的圖紋 ; 另外還有幾位以 Air Max 鞋款或是 NIKE 鞋盒作為創作元素的藝術家,在現場展示作品並說明自己的創作理念。

陳列設計讓人印象深刻的 Air Max Vault!100雙經典 Air Max 鞋款一字排開還真是氣勢驚人
這些鞋款你應該都不會感到陌生才是
佔地最大的兩個展區,則是陳列著100雙「Vote Back」候選 Air Max 鞋款的 Air Max Vault 和 H-T-M Kitchen。前者光是陳列設計就足以讓我留下深刻印象,一百雙經典鞋款被各自放在一個個圓筒狀、採用博物館打光方式力求完整呈現所有設計細節的展示盒中,除了標上候選號碼和鞋款名稱外,還有一段文字來簡單描述該鞋的背景故事和其會雀屏中選的原因。不過這超酷的靜態陳列方式還不是 Air Max Vault 最讓我大開眼界之處,當我正在細讀編號 065 --- Air Max 95 OG 的背景資料時,突然所有陳列盒的燈光同時暗了下來,100個圓筒開始以像是告知百老匯秀即將開場、燈光忽明忽暗的方式、呈現浪潮般的環繞燈光效果,兩位拿著麥克風的工作人員,不知何時也出現在我們身邊,燈光全暗約莫三秒鐘後,其中一個陳列盒猛地亮起,定睛一看,盒中陳列的是 2006年首發、至今仍是全球 Air Max 收藏家苦苦追尋聖杯之一的 atmos x Air Max 1「Elephant」,原來它是目前 Vote Back 活動的暫時領先者,如果領先優勢能保持到當天活動結束(票選的活動已經在網路上進行了兩週左右),那它將在明年 Air Max 30週年紀念日(2017/3/26)當天正式復刻上市。


宣布了暫居領先的鞋款後,兩位工作人員,搭配著陳列盒的互動式燈光,開始對現場觀眾講解起 Air Max 系列鞋款的故事。從 Air Max 1、Air Max 90、Air Max 95、Air Max 97、Air Max 360、Air Max 2014 Flyknit 到其實比 Air Max 1 更早被設計出來,不過受限於當時球鞋製作技術無法完全呈現設計初衷只能被忍痛捨棄、近30年後才在2015年終於「重見天日」的 Air Max Zero,都在兩位工作人員一搭一唱、無比默契地配合下被介紹出場。被這視覺效果震攝住的小璇,對 Air Max Zero 的態度也從一開始在場外初見時的不屑,變成突然很有興趣地研究起陳列盒上的解說,甚至還試圖要說服我打包一雙帶回家。

「不知道耶,被他們這麼一講覺得這鞋好酷。」她是這麼說的。

atoms x AIR MAX 1「Elephant」成功保住領先,雀屏中選為明年 Air Max Day 的30週年紀念鞋款
陳列設計暗藏玄機的 Air Max Vault,讓我們大開了眼界
就在 Air Max Vault 旁的 H-T-M Kitchen,是會場中難得不須摩肩擦踵、終於能讓人稍鬆一口氣的空間,除了三個各自代表三位設計師的筒狀互動「攝影棚」供鞋迷進入其中自拍外,其中更散置許多充氣式的沙發椅,可自由搬移到喜歡的角落去稍事休息。當天一早開賣,分別由 藤原浩、Tinker Hatfield 和 Mark Parker 為今年活動設計、熱門尺寸在網路上都已經售罄的 Air Max LD-Zero H、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和 Air Max Ultra M,其實在現場也還有存貨可供購買。三雙鞋中最偏愛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的我,深知這種不是那麼適合上班穿著的鞋款一旦進了我的鞋櫃,應該就很難等到重見天日之時,而實穿性看來最高的 Air Max LD-Zero H,又偏偏不太得我眼緣,所以我和小璇在走向購買櫃檯的走道旁,審慎考慮了三秒鐘後,還是決定放棄。

畢竟我一直以來都是抱持著「買鞋就是要穿,不然鞋會哭泣」的態度,單單為了話題性而買回一雙自己不知如何搭配的鞋,實在不是我的作風,不然我前幾個週末就會每次出門逛街回家,都抱回好幾雙配色已經出到讓人眼花撩亂的 NMD 了。

H-T-M Kitchen,以三位設計師的剪影作為空間設計的焦點所在
一點半到場排隊、兩點半終於進場的我們,在會場中待了兩個多小時後,因為小璇實在餓到受不了,開出了要請我吃晚餐的條件,我才終於被拐離會場朝指定的晚餐地點出發。雖說我們最終沒有購買任何紀念品就「全身而退」,而 KITH 那超可愛的迷你鞋盒麥片組在我們進場沒多久後就被索取一空、更僅以大概五分鐘之差放棄了排進領取冰淇淋隊伍的機會(當時小璇滿腦都是晚餐,多等五分鐘對她來說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但我們至少還是帶走了兩張由 Yok + Sheryo 親筆簽名的海報,以及四個剛好成套、我親手從一分錢硬幣「壓製」而成的 Air Max Con 紀念金屬牌,絕對也算不上是「空手而回」。

我靠自己的力量壓製而成的 Air Max Con 金屬牌,四款金屬牌背面圖案同是 AIR MAX CON NYC 2016 字樣,
而正面圖案則分別為 Air Max 1、Air Max 90、Air Max 95 和 Air Max Zero
雖說對於無法在這麼一個歌頌 Air Max 鞋款的活動中,親眼目睹那號稱「終極夢幻逸品」、只在2005年以「family and friends」方式發行24雙、由荷蘭平面藝術家 Piet Parra 設計的 Air Max 1「Albert Heijn」,也沒能像去年參加 Air Jordan 系列30週年特展 一樣強運地在會場連續「捕捉」Chris Paul 和 LaMarcus Aldridge 兩位現役 NBA 超級巨星...

但至少除了禮輕情意重的紀念品外,我們還帶回了滿滿的「回憶」。這說法乍聽之下或許煽情,但試問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如果也是位(或曾經是)「球鞋發燒友 Sneakerhead」,應該都能理解那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曾經珍愛、費盡千辛萬苦入手的球鞋脫膠、發黃、甚至是環保材質鞋底自然分解而「死無全屍」的痛。在那個痛徹心扉的當下,除了眼前那攤謎樣粉狀物、和因為鞋底崩潰而鞋型扭曲的皮囊外(前些日子我家老媽還在國際電話中問我,要怎麼處理「曾是」我那雙當年和 藍心湄 打歌鞋撞鞋的原版 Air Jordan 9 鞋底的那攤粉),為入手限量球鞋而付出的時間和精力,究竟還剩下些什麼?

不就是「回憶」來著。



當天於 Air Max Con NYC 現場拍攝照片(flickr 相簿連結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