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 波特蘭 Portland - Day 2

February 06, 2016


波特蘭 的第二天,毫無意外又是陰雨綿綿。我倆前一晚睡前,已經決定了今天早午餐的目的地,就是那昨天電話聯絡時得知,在接近點餐截止時間、竟然等候進場時間還要超過一小時的超級排隊名店 Screen Door。為了不耽誤之後的行程,在時差的幫忙下,意外起了個大早的我們 (以週末的標準來說),很順利地在中午以前 (差五分鐘12點),就到達了位在 E Burnside Street 、外觀不甚起眼的 Screen Door,那不須走近就能看到在門口等候的人潮,也幫助確認了我們來對了地方。

門口的人潮,也幫忙確認了我們沒來錯地方
一般而言,紐約 的早午餐巔峰時間多半是出現在12點半以後,如果不想要在某些名店門口久候,大多數 紐約客 都會建議你大概抓11點半到場,等位時間就會明顯短上不少。不過這招在生活習慣和 紐約客 大相逕庭的 波特蘭 卻是完全行不通,前晚做了些功課、想要更了解這 Yelp 上評價人數超過三千人、卻還能拿到平均四顆半星驚人高分的南方料理名店,我意外發現,在一篇訪問 Screen Door 老闆 David Mouton 的文章中,被問到究竟何時是最糟的來店時間時,他的回應竟然是... 9:15 AM !!! 這時間大多數的紐約餐廳根本都還沒開門營業啊~

留下姓名之後,我們被告知估計等候時間約莫是一個小時,店員建議我們先在附近找個地方躲雨、45分鐘後再回來現場看狀況。在同一個街廓的另一端,正好就有間評價同樣極高、僅在 波特蘭 當地有兩間分店的 Heart Coffee Roasters,這簡直就是為了服務 Screen Door 等位顧客躲雨、取暖和打發時間的完美選點! 兩者可互相支援、而販售的商品重疊性又不高,完完全全就是 團結力量大 的最完美演繹~

邊躲雨、邊取暖、邊享用美味的咖啡,Heart 的存在對得在現場久候的食客來說真是一大福音
最終我們的等候時間,和一開始得到的估算相差不遠,大概在一個小時又十分鐘左右。也很幸運地被安排坐在空間較為寬敞、視野也較好、暖氣燈也能有效起到保暖功效的戶外用餐平台區。

攤開 Screen Door 的菜單,果然是充滿著濃濃的南方風情。除了前晚做功課時就已經選定要點的南方萬年經典菜 Fried Chicken and Waffle 外,其中一道讓我充滿好奇的配菜看來也是不能不點來試試看的... 那就是 Praline Bacon (果仁糖培根)。之前去 紐澳良 時有機會嚐過作為當地名產的 果仁糖,雖說濃濃的果仁香味對我這種核果類愛好者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但那有點超過我個人忍受程度的甜度,讓我最後還是只在店中試吃了一塊、放棄購買回紐約作為伴手禮的想法。不過既然培根常在被做為甜點原料使用時,反而會被激發出截然不同的可能性和風味,或許反過來把甜點應用在以培根為主角的配菜上時,也會有超乎預期的表現也說不定?

這裝盤,視覺效果絕對驚人
果然沒讓我們失望! 通常除了厚切培根外、通常會稍嫌過乾的煎培根,因為外表被覆蓋了一整果仁糖而幫忙保住了原在培根內部的水分和油脂,而果仁糖中大部分的紅糖、牛油和奶油都在烹調過程融在培根中或是留在了鍋內,除了有效降低了甜度,也成功地把 果仁糖 和 培根 截長補短地整合成一道全新的料理,也是我個人最為推薦的一道菜。份量驚人的 Fried Chicken and Waffle 連裝盤都走豪邁路線,三塊去骨炸雞胸肉和比利時鬆餅就用一把長餐刀給 '插' 在了一起,上桌時的視覺效果絕對是讓人印象深刻。餐點風格和紐約早午餐相比較為粗曠的 Screen Door,炸雞肉質雖算鮮嫩多汁,但比起 紐約 南方口味炸雞名店 Root & Bone 或是 Pies 'n' Thighs 之類的同類型店家,Screen Door 的料理感覺還是比較適合大食量的顧客 (不過看來不僅是我們,現場許多老美顧客也是無法成功完食,那份量真的很驚人)、而精緻度則和我們習慣的 紐約 早午餐相比有些稍嫌不足。

用過早午餐,接下來的行程也全是由 小璇 一手包辦,根據她周五晚上參加在當地合作事務所的 Happy Hour 時打聽得知的情報而決定,據說是目前 波特蘭 嬉皮和潮人們密度最高的區域、位在 波特蘭 市中心東南方、隔著 Willamette River 對望的 Hawthorne 區。

一間間可愛又各有特色的小店,為 Hawthorne 區吸引無數嬉皮潮人逗留
當初 小璇 推薦 Hawthorne 區給我時,最吸引我的理由就是這裡除了有許多特色小店外、據說還有大量的古物店聚集。雖說 波特蘭 或是其他城市可能有免消費稅這個不可被忽視的購物誘因,但是在美國這十多年,也算跑了不少城市的我們,還是覺得沒有一個城市能打敗 紐約、搶走美國境內購物天堂的名號。因此當我們有機會造訪其他城市時,就喜歡把尋寶的重點放在一些當地的特色小店、工坊、或是古物店,因為這也是最有機會讓我們得到驚喜的做法。
果然,這樣的策略又再度奏效了。

從凸板印刷小卡的手工作坊、製作販售各種療傷系編織小物的可愛店家、到集合61個賣家、占地近四百坪的超大古物賣場,Hawthorne 區中可以吸引我們推開店門入內尋寶的店家還真為數不少。不過其中最讓我流連忘返、最後也在此購得此行我最得意戰利品的,就是那個堪稱本地熱門景點的大型古物店 - House of Vintage。還沒真正寄放包包、正式走進店中時,我的眼光就被大門旁那放滿一個書報架的古董漫畫書給吸引了過去,而這也讓一開始還有點疑慮的我對該店的商品提升了不少信心。

雖然占地廣大,不過商品更多的 House of Vintage 中還是被塞滿到只剩下窄小的通道供通行
由於 House Vintage不是間單一商店、而是有許多不同古物商共同經營的賣場,因此商品內容之多元也超乎我事前的預期。除了琳瑯滿目的不同年代、風格、款式古著外 (有專門販售晚宴禮服的,也有著重於工作服、軍服、或是其他類型服飾的商家),也有古董玩具、牛仔靴、家具、五金小物、各類家用品、甚至是古董相機。有鑑於我的行李袋空間極為有限 (基本上第一天買了Danner靴後,就已經可以確定我另外加買的其他東西全得塞進隨身背包中了),我在下手購買前得更加謹慎小心,忍痛割捨了幾件讓我為了究竟是否購入而天人交戰的商品後,我終於看到了一個讓我再也忍不下去的逸品... 一部我事後研究後得知、應該有超過百年歷史的古董 Ansco 手持箱型折疊蛇腹式相機!!!

讓對於古董相機很感興趣、但從未深入研究、也因此不敢貿然入手的我,真正理智線斷裂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那木盒上蒙皮有局部脫落(不過看似很容易可以DIY整修)、掀蓋部分有個五金零件遺失但整體狀況其實還算不錯、也還能順利摺疊收納的相機,要價竟然只有不到一張 64 GB SD 記憶卡的售價 - 14 USD !這根本是個買來當作書架上裝飾品用都不會心痛的價錢啊。

就是這相機,讓我終於忍不住下手
後來把那 Ansco相機 放在隨身背包中上機、一路小心翼翼地將它護送回 紐約,為了搞清楚那相機的來歷、還有至少能順利打開裝設底片時須移除的背蓋,我花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上網看網頁、影片、甚至還看了所有 eBay 上待價而沽的該品牌和其他類似款相機,希望能找到究竟那關鍵的開關究竟藏在何處的蛛絲馬跡,皇天不負苦心人,就在我即將要放棄的時候 (記得那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左右了),讓我在網路上發現一個掃瞄了許多同時代相機原廠說明書、並上傳分享的網站,雖然沒找到符合我那部相機型號的資源,但我總算是同品牌的其他相機說明書中,研究出那暗扣的位置!也因此終於稍微解開了這相機的年代之謎 - 表面刻字依舊清晰的木製背蓋內面上刻著 1910 年的生產年代標記,原來是台人瑞相機啊!

基本上還稱不上是一間店、店如其名的 Waffle Window
雖說是嬉皮潮人雲集之處,但是商家的打烊時間還是沒有比較晚,加上這天又是週日的關係,我們打算要去一 '嚐' 究竟的 Waffle Window、又是一間在 Yelp 上評價人數破千但仍有四顆半星高分的超袖珍小店(基本上就真的只有一扇窗,根本稱不上是一間店),更是早早在六點就準備打烊,所以我們趕在關門前買了一份 藍莓起司蛋糕口味的 比利時鬆餅(Blueberry Cheesecake Waffle)享用之後,也只能結束逛街行程,朝下一個目標前進... 一個聽說是相當酷、酷到連我這種不愛喝酒的人 小璇 都想要拖去朝聖的酒吧。

McMenamins Back Stage Bar,是個內部空間極具特色、絕對值得前來一探究竟的酒吧
Back Stage Bar,顧名思義,就是將劇場(現為電影院)後台空間搖身一變轉型為酒吧。挑高七層樓的空間、加上一幅長寬各20英呎的大型壁畫、幾盞從天花板高懸而下的水晶燈、再搭配絕大部分未經粉刷修飾的牆面上外露的管線和金屬風管,各種看似衝突的元素互相撞擊的結果,就是個獨具魅力的空間。在這裡來上一杯加料的巧克力奶昔 - Terminator Chocolate Milkshake(將名為 Terminator 終結者 的 黑啤酒加入巧克力奶昔中完成的調飲),再一邊看著現場投影大螢幕上的球賽,簡直是人生一大樂事啊!

像我這樣不愛喝酒的人都這麼說了,這推薦應該是還算有參考價值吧~

Back Stage Bar 所在之處,就曾是這名為 Bagdad 的電影院,過去還是用做劇場使用時的後台空間
事前當 小璇 不斷向我大力推薦 Hawthorne 區半天行程時,老實說我是有點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畢竟她也不過就是前一晚聽當地同事隨口介紹,就現學現賣地拿來向我推薦,結果沒想到竟然意外地成功!不但吃到、喝到、玩到、也買到了,可惜的是店家營業時間太短,讓我們只能被迫提早結束行程、撤退到 Back Stage Bar 去看球喝加料奶昔。

在 Hawthrone Blvd 上搭乘公車、一路朝西往 波特蘭 市區方向開去,才過 Hawthorne Bridge、一塊沿河的綠地旁、就是 小璇 事先選定、也提前訂了位的晚餐地點 - Veritable Quandary。被當地人暱稱為 VQ 的 Veritable Quandary,從1971年開店至今,是 波特蘭 當地極具代表性的 Pacific Northwest cuisine,絕對堪稱是地標性的餐廳。

背景那棟白色建築是曾被作為變電站使用的 Jefferson Station,而前方那狹長型的磚屋,就是 Veritable Qundary
小璇 會選擇帶我來 Veritable Quandary,除了她之前造訪時就對其用餐空間和食物都留下不錯印象外,其實還有一個當時我們在用餐中交談時絕對不能說溜嘴的理由。小璇 會到 波特蘭 出差的原因,是因為其公司負責一個 Multnomah County 郡立法院的設計工作,而這個目前仍在初步設計階段的案子,其基地就正包含了 VQ 旁的綠地、僅有一牆之隔的 Jefferson Station、當然還有被前述兩者夾在其中的 VQ 本身。我們前往用餐當天,儘管餐廳老闆已經知道餐廳即將被拆除的消息, 但員工卻是還不知情的,因此我們交談時就要特別小心,不能讓自己的談話內容提及這對員工來說應該是晴天霹靂的消息。事後我們才得知,就在我們到訪的隔天,老闆終於將這個當時還未對外宣布的消息轉達給員工知道,可想而知,這一定會或多或少影響到員工的心情,或許也難免會影響到餐點品質和服務態度,那我們前一晚的愉快用餐經驗,會不會就成為絕響了?

我知道自己應該是想太多了... 只是如果改天被員工發現 小璇 是那邪惡建築設計團隊的一員時,她會不會被列入拒絕接待的黑名單中,這就不得而知了。

  

對於可能吃不慣西式料理的朋友,我通常都會推薦嘗試 Veritable Quandary 所擅長的 西北太平洋區料理(Pacific Northeast cuisine),因為這類型美食最主要的特色之一,就是因為該區域相較美國其他地方有較多元的居民組成,所以深受 亞洲料理 和 美洲原住民料理 的影響,以至於這類型料理最終呈現出的結果,我個人認為是比較容易被習慣亞洲料理烹調方式和調味手法的我們所接受。以我們當天所點的前菜、油封鴨炸春捲佐薑芥末醬(Duck Confit Spring Rolls w/ wasabi ginger sauce)為例,那就是一道我認為就算出現在所謂 泛亞洲料理 餐廳的菜單中,我都不會覺得有任何違和感的菜色。

整體而言,我會願意推薦 Veritable Quandary 給有機會到 波特蘭 一遊的朋友。除了它可能能繼續營業的時間恐怕也不長了這因素外(換了地方營業也絕對會喪失一些屬於這獨特空間的魅力,和作為近半世紀 波特蘭 代表性餐廳的歷史意義),雖然其餐點精緻程度比不上我們之前造訪過的 Paley's Place,但考量它也相對稍低的消費金額、再加上其用餐空間實在別有特色且獨具魅力,即便在部分細節上的處理還有加強的空間,但絕對是物有所值的。

走回飯店的路上,又和這棟 波特蘭 最知名建築(惡名昭彰?)、
已故建築大師 Michael Graves 所設計的市政府辦公大樓 -  Porland Building
酒足飯飽的我們、就這樣結束了意外充實的一天行程。隔天星期一是 馬丁路德金恩紀念日,但是可憐的 小璇 並沒有像我一樣放假,所以將會是我個人在 波特蘭 的自由活動時間。前兩天行程中和 小璇 花了很大部分時間在 Willamette River 東岸(這也是我們五年前單純只為了造訪 波特蘭拓荒者 主場而驚鴻一瞥的區域)活動的我,決定把最後這一天留給發展密度較高的西岸、也是波特蘭市中心和主要商業區所在區域。不過具體而言究竟有啥行程計畫?

嗯... 應該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想逛就逛、想停就停的懶散觀光客路線吧。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