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 櫻花 真的是無辜的?

May 06, 2013


以櫻花為屋頂、草坪為地毯、太陽為棚燈的 布魯克林 植物園 攝影棚

每當季節交會時就會有嚴重過敏症狀的小璇、
對每年春天必備的賞櫻行程總是抱持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
過去幾度挑戰的結果、幾年通算下來大概是勝負各半、很難做出櫻花究竟算不算其過敏原之一的判斷

秉持著追根究底的科學精神、
我們決定把過去幾週已經因為日漸嚴重的過敏症狀而開始以驚人速度大量消耗衛生紙的小璇當做試驗品
連續兩週走訪分別位在 皇后區 和 布魯克林區 的植物園、
希望能一舉解開 "櫻花究竟會不會讓小璇過敏症狀加劇" 之謎~

第一關 皇后區植物園 Queens Botanical Garden

其實原本是打算去規模更大、每年固定舉辦的 櫻花祭 也是紐約春天一大重頭戲的 布魯克林植物園
不過因為多年前見識到的人山人海場面讓我心生畏懼、
加上在活動第一天就趕去報到的朋友也帶回現場大排長龍的情報
(而植物園官方網站的即時 CherryWatch Blossom Status Map 其實也顯示下一個周末可能會是更好的賞櫻時機)
於是有 人群恐懼症 (大誤) 的我、就在出發前最後一秒鐘做出更動行程目的地的決定
轉往位在 法拉盛、曾經一度由敝公司負責設計的案子、極度缺乏存在感而容易讓人遺忘的 皇后區植物園

 

雖然比起 布魯克林植物園 來說
皇后區植物園 在園區規模、植物種類 和 整理維護的完善程度上都明顯略遜一籌
不過卻也比起連食物都禁止攜帶進場的 布魯克林植物園 來說、更隨性也更具"親和力"些
當然在某些特定時段可以免費進場、就算買票也只需要花個四塊美金的 皇后區植物園、
比起 布魯克林植物園 平日十美金、櫻花祭期間要價二十美金的門票價位要來的平易近人許多

我們到訪那個週日、正巧就是 第三屆 Arbor Fest 活動舉辦日當天
園區內各式各樣的攤販和餐車、臨時搭建的用餐區、以及現場負責播放音樂的DJ
給人一種像是在逛園遊會的新鮮感
對於現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遊客來說、"賞櫻"看來並不是他們行程的主要目的
這點從訪客幾乎都集中在餐車停放的活動區、而滿布櫻花樹的草坪上卻門可羅雀這點就能清楚看出





原本預期走進植物園後、滿布空氣中的花粉應該會讓她過敏症狀急速加劇、
但小璇卻意外發現她的隨身包面紙消耗速度並沒有隨著眼前的花朵數量增加而有顯著提升
除了有閒情逸致來充當我的模特兒外、她甚至還拿起了我的相機、
用我那被她嫌到臭頭的"重量訓練用"手動鏡、幫向來極少出現在鏡頭前的我拍了幾張到此一遊照

雖說拍了好幾張、卻只有一張有成功對焦到預期位置...Orz

順利通過了 皇后區植物園 的初級考驗後、
看來真的可以考慮下週末去挑戰 規模更大、植物品種更多元、數量也更多的 布魯克林植物園
或許有機會一舉突破 "賞櫻﹦過敏" 的盲點、讓小璇不再以"吃東西可以舒緩過敏症狀" 為理由來騙吃騙喝

當然這樣的目的是絕對不能在事前就讓當事人知道的...


第二關 布魯克林植物園 Brooklyn Botanic Garden

對於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 曼哈頓島 上鬼混的我來說、
只要決定跑一趟 布魯克林、就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當天的行程越充實越好
這可能是從我多年前還住在那距離 布魯克林 光搭地鐵就要花掉一小時的 上西城 時就養成的習慣
而這趟主要目的是賞櫻的行程當然也不例外


兩個植物園的主要櫻花品種有所不同、也將兩個園區分別染成兩種各有特色的粉紅世界

至於在計畫中安插進享受美食的行程、會讓小璇更心甘情願地乖乖走路這點、
(就和在賽馬眼前吊根紅蘿蔔差不多的意思)
其實也是我會做出如此安排的主要原因...

先在 Chuko 用過午餐、眼看烈日當頭、臨時起意想要去買杯冰沙消暑的我們
還刻意走了一段不短的路程、到開設在 Barclays Center 中的 Starbucks 去買了兩杯大杯 星冰樂、
才繼續朝目的地 布魯克林植物園 前進...

結果卻因為忘記植物園禁帶食物入場的規定、被迫在入園前把還有個八分滿的 星冰樂 一乾而盡

 

布魯克林植物園 不愧是公認的紐約賞櫻第一景點
儘管我們已經刻意避開了舉辦櫻花祭活動的週末、園區內還是呈現遊客數量遠遠大於櫻花樹棵數的景象
因此也不難想見、樹冠高度較低、也就是那種拍照的時候可以營造被攝者 "被櫻花包圍" 效果的櫻花樹、
就會因為其容易取景且又上鏡頭的特性、而變成 "兵家必爭之樹"

前一組人還沒拍過癮、就已經看到後面有好幾組人正在虎視眈眈、
這番景象像極了一群正在卡位想和 Justin Bieber 合照的小女生、任何閃失都可能讓自己失去珍貴的機會
而我和小璇這種態度不夠積極的路人、當然也就別想要在這樣的狀況下得到任何可趁虛而入的空間了
乖乖拿櫻花海當背景、或是高舉相機拍花朵特寫、看似我們唯一有機會將櫻花帶入相片中的方法



植物園內的其他部分都已經多次造訪過的我們、
一走到被兩側各兩排櫻花樹圍塑出來的草坪區 - Cherry Esplanade 後、就決定就近找個可以晒到陽光的空地坐下
我從隨身包中掏出我那已經可說是古董的初代nook、而小璇則是掏出她那幾乎已經要失去手機基本通話功能的 Droid X、
一個開始K起那積了好幾期沒有看的New Yorker、一個則是開心地玩起她最新上癮的 Candy Crush
兩個小時過去、除了幾次起身伸伸懶腰、在附近逛個兩圈拍幾張照片交差、或是為了追逐日漸西下的陽光而改變座位所在地外
我們就在這如畫的美景中、做著我們平常上下班時間會在地鐵車廂中重複做著的事情...

先別急著批判我們這種千里迢迢來到植物園、卻不會趁機好好遊覽一番的頹廢行為
至少我們除了皮膚應該有因為無所不在的紫外線而稍稍變黑外、
充滿花粉和芬多精的空氣也的確是比在 "五味雜陳" 的地鐵車廂空間中來的清新許多
這趟行程應該對我們邁向古銅色健康膚色(是說這對本就有著"超健康"膚色的小璇來說應該不是重點)
透過吸收芬多精來去除疲勞、刺激自律神經、安定情緒這幾點上、會讓我們有所收穫才是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趟 布魯克林植物園 賞櫻之旅、加上前一個週末的 皇后區植物園 啪啪走、
似乎也驗證了櫻花應該不是小璇過敏原之一的揣測

難道這麼多年來、我們都錯怪了無辜的櫻花?

不過老實說、我還真想看看小璇在植物園中把預先準備好的 神器 N95 戴起來的模樣、
會不會造成周圍紐約客的一陣恐慌...


Related Articles:

Daily Snapshot | Brooklyn 桜吹雪
by RICH / April 23, 2012

過敏原終極測試... 五千株櫻花樹的十面埋伏
by RICH / May 3, 2011

春神來了怎知道...
by RICH / April 15, 2010

紐約2009櫻花祭"預覽"...終於聽見春天的腳步聲

by RICH / April 27, 2009







You Might Also Like

2 意見

  1. kevin4:44 AM

    My colleague told me he uses "Stinging Nettle"(a herbal medicine) 2 weeks
    before the allergy season every year. It is quite effective for him.

    I am going to try it next year. It is available in Puritan's pride.

    版主回覆:(04/22/2013 10:51:33 PM)


    太感謝你的資訊分享了!!!
    看來今年已經太慢了(還是說現在開始吃還是有效?)
    不過明年我肯定會要小璇記得試試看這方法~

    希望你的過敏症狀不會太嚴重

    thanks!

    ReplyDelete
  2. ダレ?(・ω・)σ σ(゜∀゜;)うち?○○。覚えてよ(怒)

    ReplyDelete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