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A Boy... If He Was Still Alive... 泰八郎 謹製 x NUMBER (N)INE

November 27, 2012


泰八郎謹製 x NUMBER (N)INE

2009年初、甫發表2009秋冬男裝的 NUMBER (N)INE、突然發表了震驚時尚界的解散聲明"When you’re finished changing, you’re finished..."
在給媒體的公開信中、品牌主持人 宮下貴裕 (Takahiro Miyashita) 這麼說道

而那作為品牌告別作的collection、就名為 A Closed Feeling

NUMBER (N)INE 擁護者應該都不會陌生的 淚心 標誌

即便曾說出 "到我死去時、要改變整個時尚地圖" 狂言的 宮下貴裕 很快就在隔年隨著同名品牌 TAKAHIROMIYASHITA TheSolo1st. 的發表而重返時尚舞台
但是那成立於1996年、因 Beatles 專輯 Revolution 9 而得名、期間也發表許多具代表性時裝系列的 NUMBER (N)INE、
也在 宮下貴裕 以設計風格相對"沈穩"且"明亮"的 TheSolo1st. 之名發表一系列他口中"自己當時想穿的衣服"後、
確定將走入歷史...

至於今年夏天在日本購物網 ZOZOTOWN 上限時推出的一系列經典復刻、
在我看來不過是個已失去靈魂之品牌、100%基於商業考量的最後一搏罷了...



山本泰八郎、西元1943年生於日本手工眼鏡重鎮 福井縣鯖江市、
超過半世紀的時間磨練、引以自豪的職人手藝、搭配靜置三年以上的高品質賽璐珞、
(靜置乾燥的過程除了讓溶劑揮發外,也可助於提高賽璐珞板材之硬度、質地也會更為強韌而不易變形)
被公認為當代手工眼鏡巨匠之一的 泰八郎 用雙手創作出一支支在鏡腳上刻著 泰八郎 謹製 毛筆字體的極品鏡框

ノー芯 工法和 五枚蝶番 的採用、是善於利用材料特性並發揮其優點的 泰八郎 有著精湛手藝的證明
(由於靜置時間夠長的 賽璐珞 擁有遠高於 Acetate醋酸纖維 的硬度,故能在不須於鏡腳入芯的狀況下仍確保鏡架的堅固)
但為了讓加工難度也比起醋酸纖維來說也難上許多的賽璐珞 (高硬度高密度) 能完全呈現其高透光度的優點、
更須在本就因為全手工製作而可說是相當繁複耗時的製作過程中、加上用數種拋光用棉布精細打磨13回的工序、
才能確保完成的眼鏡能呈現出賽璐珞沈穩的色澤、有別於醋酸纖維的極佳透光度、和溫潤的手感

這才是 泰八郎 謹製 讓鏡框愛好者和收藏家趨之若鶩、
不惜忍受動輒數月之枯候、只為求得夢幻逸品的主因

ノー芯 工法和 五枚蝶番
拿掉裝飾用五金後恐怕很難僅透過目視就判斷出和其他品牌鏡框差異所在的設計或許稍嫌平凡、但當有機會將鏡框拿在手上玩賞時、那稍沉但紮實溫潤的手感、結合鏡腳和鏡框的卯釘末端被謹慎磨去、只在蝶番翼片上留下兩個極不顯眼圓形痕跡的工法、
透光觀賞時看似變化萬千的賽璐珞紋理、除了必要存在的五金零件外沒有任何多餘裝飾、
用肉眼檢視實在找不出缺陷外、就連閉上雙眼單用觸覺去感受都找不到明顯瑕疵的超高完成度... 更是讓人愛不釋手

幾年來關於 泰八郎 即將引退的傳言、也讓這本就一鏡難求的手造鏡框更是洛陽紙貴
雖然將近一甲子功力的手藝就此失傳的隱憂在 泰八郎 的獨子決定繼承衣缽後暫時得到紓解、
但是少了 泰八郎 的 泰八郎 謹製、即便鏡框的款式設計沒有改變、金子真也 先生 也決定讓泰八郎的公子持續使用 泰八郎謹製 的商標、
(金子真也 是堪稱一手帶起日本職人手造框風潮的 金子眼鏡 之創辦人)
感覺上就是缺少了些什麼...

或許就像是少了 宮下貴裕 的 NUMBER (N)INE 一樣?

當 宮下貴裕 的 NUMBER (N)INE 遇上 山本泰八郎 的 泰八郎謹製、
復古/創新和傳統的能量兩相碰撞激盪的結果、就是一系列乍看之下似乎平凡無奇、但細看後卻又藏有巧思的鏡框...





時光回溯數年、
仍在 NUMBER (N)INE 的 宮下貴裕 發表名為 "About A Boy... If He Was Still Alive" 的 07 S/S collection向 Kurt Cobain 致敬
而也是在該系列中、出現了一支讓當時對職人手造眼鏡沒有太多認識的我、始終難以忘懷的作品...

一支出自 泰八郎 謹製、我當時沒有把握能駕馭、更沒有預算和管道入手的復古膠框眼鏡...
(這當然不是 泰八郎 和 宮下貴裕 的首度合作,但卻是讓我第一次真正注意到 泰八郎謹製 的契機)

泰八郎謹製 x NUMBER (N)INE 在為其數年的幾度合作中、至少推出過三種不同款式的設計
除了在鏡框兩側分別嵌上 NUMBER (N)INE 代表性 淚心 浮雕的設計外 (也就是本文照片中的這款)
早期還曾推出在鏡框鼻橋加上頗為高調的銀質立體骷顱頭雕飾、以及在鏡框兩側嵌有十字架浮雕的兩款設計 (只是當時似乎都只有推出黑色版本)...

分別在07和08年發表的 淚心 款式其實在設計上也略有不同
07年版本採用的是 6mm 厚的賽璐珞板材、鏡框兩側的 淚心 浮雕也用上了燻黑處理、製造出一種在試圖低調的同時反而產生強調浮雕輪廓線的特殊效果
(沒有被燻黑的浮雕邊緣,在光線照耀下反而更為搶眼... 不知道這是一開始設計師就刻意安排的效果呢? 還是美麗的巧合?)
08年版本雖然乍看之下並沒有太多改變、但其除了使用較厚的賽璐珞板材 (8mm) 製造外 、更在鼻架部份加入些許復古風格的設計語彙、鏡框兩側的 淚心 浮雕也改為亮面處理

雖然喜歡 8mm 厚板材所帶來的較佳手感、但對於燻黑處理的 淚心 浮雕所暗藏的小小心機更是無法抗拒的我、
在錯失五年前該鏡框限量販售 (有一說是限量發售200副... 不過我個人還蠻質疑這說法的真實性) 的時機後、幾年來不斷地在網路拍賣場上尋找這夢幻逸品
要在美國尋找日本職人手工鏡框的難度本就不低、賽璐珞本身又是在歐美禁用的鏡框材料、
 (紐約雖有 金子眼鏡 的門市、但選擇多樣性上還是和亞洲無法比)
更別說是 泰八郎謹製 這種本就長期供不應求的熱門商品了...
再加上 NUMBER (N)INE 這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品牌聯名加持、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敢期望這猶如大海撈針般的艱難任務會有什麼值得期待的成果

直到今年感恩節前兩天...



Mission Accomplished.


後記:
曾經在某個中國網站上看到一篇描述日本賽璐珞手工眼鏡製作工序、
並提及為何此一工藝會後繼無人、僅剩幾位國寶級工匠的產量又如此稀少的原因
個人覺得是非常值得想要較為深入了解手工框魅力的朋友一讀的資訊
原本因為原始文章出處不明而對於分享該文章一事稍有遲疑、
不過透過Google大神的幫助、我想我應該終於找到了該文章的版權所有者、
於是在此推薦給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賽璐珞 大師謹製 
by 謝培 / 新快報 2008年8月30日 T12版

以下是節錄自該文章的精采段落...

... 但赛璐珞在日本却是个例外。赛璐珞属于以硝化绵为主原料的可塑剂,原料之中,绵、纸浆 (pulp)等纤维质占了70%,其中还融入了樟脑,虽色彩上较为受限,却也因此有着独特的材料质感与肌理,所以日本手工镜框匠人们一直在坚持使用它。此外,还因为赛璐珞干燥后稳定性佳,可以塑型得更细,而且拥有足够硬度,即使镜脚没有金属内芯框架也不会变形,因此,更令手工眼镜匠人难以割舍。

日本顶级的手工镜框大师,为了保证赛璐珞原料的稳定性,大多事先得把赛璐珞板料放置一定的时间,让它“出水”后再制作成品。所谓“出水”,就是在自然条件下风干挥发,让赛璐珞材料收缩变化,这个时间至少是3年,而在日本享有盛名的“泰八郎谨制”手工镜框使用的赛璐珞则要放置5年以上,更加增加了手工镜框制作的时间和难度。

“出水”后的赛璐珞,首先制成各种颜色的塑块,再压制成为塑板,然后就开始了手工切割和打磨。由于赛璐珞材质易燃,所以无法机械化制作,这才带来了全手工完成的特点,也形成了日本匠人们独有的一套手工工艺模式。

和以机器射出成型、大量产出的塑料框眼镜相比,赛璐珞镜框的制作过程要麻烦的多,需要匠人拥有熟练的切割和手工打磨技巧才能胜任,这种技法在欧洲己完全绝迹,而在日本,也只有一些国宝级老师傅的高超手艺,才能制作出完全合乎脸型的手工镜框。

削型、拋光就有十多道工序的赛璐珞镜框,大量使用刨刀、锉刀、砂纸,为打磨出如玳瑁般的质感亮度,拋光过程中得放入制作围棋采用的那智石与泥状房州粉,研磨十小时后,再换上水与石碱粉继续研磨,磨出来的镜架就会像鹅卵石般光滑,细部拋光还得用羊皮细砂布精推,之后再修压、整型等,大多顶级品牌在反耳部分的做工上也非常讲究,运用上等耐用的素材,工法皆以铆钉镶嵌,做工复杂耗时,这样一步步下来,每个坚持由匠人亲手打造的手工镜框品牌,月产量都至多在两三百副左右,可见珍贵。最后完成的赛璐珞镜框,给人带来温润细致的触感,在佩戴时跟皮肤接触的那一刹那,便能深刻的感受到手工赛璐珞眼镜所带来的不同于一般眼镜的细腻。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