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鴻一瞥。東京... 其之伍

December 31, 2010


上野公園的動人秋色
在原本的計畫中是個專心吃喝玩樂的行程、
不料卻在 "既然這麼遠一趟都飛去了, 當然要把想看的看一看" 的想法和老爸老媽的全力相挺下
膨脹成一個有吃、有喝、有看、更有走的一連五天東京瘋狂大暴走行程...
反倒是原本被視為重頭戲的購物行程也因此被冷落了

前幾天的行程都是和老爸老媽分開跑的我們
離開東京前最後半天的行程是安排在飯店會合後前往上野公園踏踏青、"順便"看看幾棟大師名作、
然後再到不忍池畔、有著260年歷史的 上野池の端 伊豆榮 本店 享用赫赫有名的鰻魚飯、
最後到新宿王子飯店拿行李前往車站搭乘N'EX時順路買個據說也相當有名的 代官山たい焼き 黑鯛 當作路上小點心...
這個光就文字形容看來感覺相當輕鬆愜意的半天行程、
沒想到最終還是被我們搞出一個一行四人拖著登機箱在人潮摩肩接踵的新宿街頭拔腿狂奔的華麗結局

趁著同遊上野公園的機會, 幫自助旅行過程中難有雙人合影機會的老爸老媽留下紀錄
21年前初訪東京時曾經造訪過的上野動物園、是我對該趟行程的殘留記憶中最鮮明的一部份
除了第一次親眼看到貓熊這種怎麼看都像是上帝在喝過酒後才捏出來的動物讓當時還在就讀小學的我興奮莫名外、
和老姊老媽一同和動物園外一個Q版的貓熊雕像合照的影像更常在我回想當年的日本行時率先浮現腦海
不過這次舊地重遊的我們其實並沒有要走進動物園的計畫、
前年不幸失去園中最後一隻貓熊 陵陵 的 上野動物園 對去年才在華盛頓DC和美香、添添及泰山一家三口對看數小時的我們也不再那麼有吸引力
散佈在上野公園中的 東京文化會館 (前川國男)、東京西洋美術館 (Le Corbusier)
東京國立博物館-法隆寺寶物館 (谷口吉生)、以及 國際兒童圖書館 (安藤忠雄)...等建築其實才是我們這半天行程的造訪重點

一出車站,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 東京文化會館
既然談到了 前川國男 於60年代完成的 東京文化會館、以及和現代建築大師 Le Corbusier 一同操刀的 東京西洋美術館
就不能避免地要來個簡單的建築歷史講習、讓對 Le Corbusier (柯比意) 和 丹下健三 應該都不會感到陌生的朋友
對這位知名度出了建築領域外似乎略低的戰後日本建築界代表性人物稍微有點認識

簡單說明前述三者之間的關係...

前川國男 師承 Le Corbusier、而 丹下健三 又受教於 前川國男
曾經拜入 丹下健三 門下、日後更開枝散葉到可說左右整個日本現代建築史的族譜涵蓋之廣更是很難用三言兩語帶過
其中四個代表性人物 磯崎新、黑川紀章、槙文彥 以及 谷口吉生 就不知又帶出了多少今日引領風騷的日本建築師

這個始於 Le Corbusier、透過 前川國男、坂倉準三 和 吉阪隆正 三位日本戰後第一代傳入日本的現代建築思潮
在 丹下健三 和其門下子弟的活耀下一路推著日本建築從 現代主義 走過 後現代主義 到今日還缺乏統一定義的當代建築浪潮
由此可知 前川國男 在日本戰後建築史中扮演著如何重要的承先啟後角色
而帶著濃濃Le Corbusier 生涯晚期 粗獷主義 (Brutalism) 色彩的 東京文化會館、更是讓他贏得 日本建築学会賞 的代表作之一
就我個人看來、其設計之精采程度甚至還超越和它僅隔路相對、有 Le Corbusier 參予設計的西洋美術館
讓過去老實說對 前川國男 的認識還不如對幾位他的徒子徒孫之研究來的深的我、興起了想要找本其作品集來翻閱的念頭

原本當天建築賞析部分的重點行程是放在對於這趟日本行幾乎沒有提出任何景點要求 (指定要去筑地吃生魚片應該不太算) 的小璇、
特意指定要到現場朝聖的 東京國立博物館 - 法隆寺寶物館 上
不過我們卻到了現場才發現那應該是 谷口吉生 除了 MoMA New York (紐約現代美術館) 外最廣為人知的傑作、當天竟然沒有開放...Orz
繼我錯過了進入 東京基督教會 內圓夢的機會後、小璇也和這她在看過照片後深深為其著迷的建築緣慳一面
看來就如同前人所說...旅程果然還是要留下些遺憾、才會製造日後再度造訪的動機

我們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同樣座落在上野公園中的 国際子ども図書館 (國際兒童圖書館) 於西元1906年 (明治39年) 開始動工興建
原先目標要成為 東洋第一、但卻因時值日俄戰爭期間國家財政困頓、一直到西元1929年 (昭和4年) 才完成今日所見規模的 帝國圖書館
除了是棟比例優美、帶有強烈帝國主義風格的新文藝復興風格建築
更是明治時期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之一...

西元2000年 (平成12年) 轉型成為日本第一座兒童圖書館的同時、由 安藤忠雄 操刀設計的修復增建工作也焉然展開
百年建築在建築師的巧手規劃下將兩個一大一小的玻璃量體、一前一後輕巧地鑲嵌在原有建物上
和原建築立面呈15度角交叉、一層樓高的玻璃盒優雅地將歷史建築立面掀開、架構出一個明亮的入口空間和接待區
而另一個三層樓高的玻璃盒則被添加在面對中庭、原先被賦予背面性格的另一個建築立面上
不僅創造出一個光線充足的動線和休憩空間、更為這百年建築增添了第二立面...

一個有著和臨路立面大異其趣的 開放、歡迎、明亮、輕盈的面相



從1906年到2002年、從 帝國圖書館 到 國際兒童圖書館、從 久留正道 (明治時期) 經 坂本勝比古 (昭和時期) 到 安藤忠雄 (平成時期)
國立兒童圖書館 告訴我們建築的價值不見得在於永恆、有時反而在於其因為年代、建築技術、設計思潮、.機能和使用者 改變後還能不斷 "自我進化" 的能力
安藤忠雄 的設計出色之處不在於仿古、更不在自我中心地一心想將原建築改頭換面、
透過他一貫拿手的鋼構玻璃量體、清水混凝土...等元素、他誠實且謙虛地運用當代建築技術和工法和兩位前輩建築師對話
最後呈現在你我面前的成果不是一個當代建築大師的自說自話、而是三個各自在其所處時代具有代表性的建築人間跨越時空的愉悅對談

很有效率地一一造訪清單上的建築名作後
我們的行程也進入了這次東京行的最後一個亮點...last but not least...
創業於江戶時代中期、有著超過兩百六十年歷史、本店就坐落在不忍池畔的 伊豆榮

用產自和歌山的備長炭溫火燒烤 (據說是在1970年代採用天皇的建議後作出的決定)、以獨門蒲燒鰻魚技法聞名全日本、
由第一代老闆娘 土肥榮子 在不忍池畔搭起的克難小茅屋創業、今日的 上野池の端 伊豆榮 本店 已經是棟樓高七層的豪華餐廳
儘管吃遍日本美食的老爸老媽不時強調他們在日本其他城市吃過更令人驚艷的蒲燒鰻魚飯
但是對於時間受限而沒有計畫在這趟行程中離開東京的我和小璇來說
光是稱霸東京以及屹立不搖超過兩世紀這兩點就足以讓我們對於這天的午餐行程抱持著高度期待...

我真的不是因為老爸老媽說要買單才這麼興奮的...相信我...

老爸正在伊豆榮店門前向小璇講解菜單
每次看到日本電視節目中放在高級紅色漆木盒中的料理時、總覺得其美味程度又會進一步提升的我、
看到表面散發出神秘光澤的漆木盒被身穿傳統和服的服務生端上桌時更是完全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
彷彿是要打開潘朵拉的寶盒般、因為對藏身盒內的驚喜充滿期待而心跳加速...



對於隨餐附上的醃漬醬菜沒有太大興趣的我、
此時此刻眼中只有那散發著金黃色光澤和隱約透著炭香的濃郁香氣的肥美鰻魚、
以及幾乎被鰻魚片完全覆蓋、顆粒分明的圓潤晶瑩飯粒...
刷上祕傳醬汁後用紀州備長炭溫火慢烤而成的蒲燒鰻魚腴而不膩、肉質細嫩卻不鬆散、甚至還略帶點彈牙的微妙口感
讓一向難以抗拒蒲燒鰻魚魅力的我算是真正開了眼界...
雖然不至於像是以美食為主題的日本漫畫中所描繪的橋段般看到生氣勃勃的鰻魚在我眼前游動、
或是透過我那美食評鑑能力相當一般的味蕾感受到 伊豆榮 引以為傲且祕而不傳的260年美味奧秘為何而熱淚盈眶
但內心澎湃激昂的程度應該也和上菜後老是"不經意"露出 "特級廚師" 肩章的 劉昂星 在得到"傳說中的廚具"時相去不遠了
(對於這段梗不甚熟悉的朋友請自行參照 中華一番 漫畫或動畫影集)



隨著鰻魚飯盒和醬菜一同上桌的 鰻肝湯 (きも吸) 更是一絕
在享用完給味覺帶來濃郁刺激的鰻魚飯後、將那湯色如水、除了口感滑嫩飽滿的鰻肝外僅用細小青蔥調味點綴的 鰻肝湯 一口喝下
才真正為這讓人脣齒留香且意猶未盡的鰻魚饗宴劃下完美的休止符

茶足飯飽地告別 伊豆榮、我們和熟門熟路的老爸老媽一同到了以物美價廉聞名的 阿美橫丁 採購些準備帶回紐約的零食甜點
之後就搭上地鐵、準備回到老爸老媽投宿的新宿王子飯店去取回check-out後暫時寄放的行李
整趟旅程都致力於將行程豐富化到讓人眼花撩亂程度的二老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取完行李後前往新宿車站搭乘N'EX的零碎時間
硬是在四人拖著登機箱瘋狂趕路的路上又安插進一個到 新宿駅東南口 購買另一間知名鯛魚燒 - 代官山たい焼き 黑鯛 的行程



不同於之前品嘗過的兩間知名店家鯛魚燒、
黑鯛 的最大賣點在於外皮以黑芝麻和備長炭為原料、膚色黝黑的 黑芝麻 口味 鯛魚燒
與眾不同的外皮下則是以 北海道十勝紅豆 和 白玉 製成、甜度適中的綿密內餡
除了膚色比起先前在 銀のあん 嚐到的 醬油薄皮 口味更為 "健康" 的招牌 黑鯛 之外 (大概就是南歐人和黑人間的膚色差異吧)
一向對於任何抹茶副產品沒有抗拒能力的我們還買了外皮因為使用京都 森本 宇治抹茶為原料製成而略帶綠色的抹茶紅豆鯛魚燒

雖然事後我和小璇都一致認為以薄皮為主要訴求的 銀のあん 是我們心中的鯛魚燒王者
不過 黑鯛 用帶著獨特風味的黑芝麻和略帶點苦味的抹茶作為外皮的原料、
搭配和其他日本傳統甜點相比甜度較低的內餡其實反而更適合我們習慣的"大人口味"
若是能出現將 銀のあん 的酥脆薄皮和 黑鯛 的創意原料和內餡 結合的鯛魚燒
我想絕對會在我們不專業的票選中高居首位...



一邊享用著美味鯛魚燒、一邊喝著我在這趟東京行程中最後一罐的 午後の紅茶、
我們一行四人躲在月台上的候車室中等待著外型活像是巨大機械化蠶寶寶的 N'EX (Narita Express 成田特快) E259系 特急型電車 進站
而這趟睽違21年、行程出奇豐富精采的東京之行、也正悄悄進入尾聲...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