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大雕

February 16, 2009

"立其, 真巧! 你也在這裡剪頭髮啊?"

2003年前的夏天、正坐在理髮廳座椅上讀著雜誌的我
聽到了一個曾經熟悉卻好久不見的爽朗聲音

原來是 大雕
一個有著健美身材、陽光笑容的建築系學長
楊元仁 是他的本名
但我卻在認識他將近兩年後、才在他的畢業評圖上首次聽到這個有點陌生的名字

1998年甫進入建築系的我
很快地就在開學後沒多久就接觸到了建築系教學中最重要的一課
幫槍...一個不會出現在建築系必修課程名單中的課題

當時大四的 大雕 在我所加入的槍團中扮演著一個神奇的角色
手工一流又極富責任感的他是槍團中眾望所歸的大槍
但是由於過於搶手讓他除了 辛媽 之外還答應幫忙另一位學長
看著他忙碌地輪流出現在兩位老闆家中
但在有限的時間內又總是能幫忙我們這些矇懂無知的小槍們解決棘手難題

"有我就搞定了"
永遠掛在他臉上的笑容中透露出這樣的訊息...

大二那年
我成了他那幾乎全由來自新竹的學弟妹所組成的槍團中少數的外地人
在他決定要在距離畢業評圖僅剩不到三天時大規模翻案後
我有連續幾天的時間就和他一起關在一個有著數張圖桌的房間內
房間一角是正打著赤膊、用鉛筆在草圖紙上畫著平、剖、立面圖的他、
而另一角則是正拿著針筆將他剛完成的草圖畫成正圖的我

記得那時候他還曾經這麼跟我說...

"大二就有畫畢業設計正圖的機會很難得喔..."
然後就是一連串爽朗的笑聲

"...才大二就被操成這樣, 學長真是對不起你, 忙完之後我們好好瘋一下"

接著就聽到他扯著嗓門呼喊身在另外一個房間的女友
交代她去買個幾十杯的西瓜汁分給槍手們外順便放些在冰箱中備用
完全沒注意到當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多...

接下來的幾年
入伍服役的 大雕 就暫時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直到大五那年在理髮廳中的巧遇
除了頭髮比印象中短了些、換戴了一副更有形的鏡框、
健美依舊的身形似乎比過去更為精瘦結實外
那開朗的笑聲和臉上始終掛著的微笑從來沒有消失過

"我退伍後搬回來學校附近了, 有機會可以碰碰面"

果然沒錯...當初他在畢業設計趕圖期間一席畢業後絕對不碰設計的話
的確是氣話沒錯...

建築設計 果然還是他的熱情和信仰所在

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我畢業設計正評前幾天的深夜
手上提著滿滿飲料和宵夜的他走進了我和幾位槍手正在熬夜趕圖的工作室

"沒問題的啦, 照這樣做下去把設計做完肯定沒問題的 ! "

雖然當時連我自己都很懷疑他這句話究竟是安慰性質居多還是發自內心
但他那燦爛的笑容的確讓神經緊繃的我放鬆了不少

畢業後幾年來
陸陸續續從學長姊口中得知大雕近況的片段更新
考取建築師、結婚成家、籌備開設工作室...

每當聽到這些關於他的好消息時
我彷彿又看見他那陽光般的笑容、以及瞇成一道彎月的眼睛

不只一次在和朋友回憶建築系時光時
曾提到他在正評當天的凌晨四五點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準備正評穿著的衣服
急忙打電話跟隔幾天後才評圖的同學借白襯衫的故事...

也多次提到他用我究竟是不是台北人來和同學打賭的趣事、
以及在正評前一天深夜得知槍手因為做模型不小心掛彩後嚴肅緊張的神情...

已經習慣了聽到各種關於他的好消息
前兩天才得知的近況卻帶來讓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心碎...

遺憾和不捨當然難免
但請千萬不要因此而對展翅高飛的決定有所遲疑
你在短短30年的生命中帶給我們的全是充滿笑聲的回憶
就請帶著我滿滿的祝福和感謝
在天堂中恣意翱翔吧~

我相信此刻的你
臉上依然是掛著那個讓人安心的微笑

是吧?

You Might Also Like

1 意見

  1. 楊太太9:18 PM

    您好,
    網路上搜尋他的名字,
    而找到您的部落格,
    我替他謝謝你,
    謝謝你們.

    版主回覆:(03/16/2010 03:13:49 PM)


    您真的太客氣了

    寫一篇文章來懷念他是我至少能做到的
    遺憾的是還有許多對他的回憶尚未化成文字...或許也難以用文字表達...

    請節哀,

    Rich

    ReplyDelete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