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永生難忘的聖誕節...

December 22, 2006


這輩子做過最蠢的一件事

就發生在聖誕節即將到來的今天...



今天是聖誕節前的最後一天上班日

而紐約客也早都做好了度假的準備...甚至已經早就離開紐約了

(星期四下午開始就聽到辦公室外的Varick Street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喇叭聲...這通常都只會出現在週五下班時間的狀況提前一天上演)

早上到了辦公室

才發現我竟然是第一個到的人(我大概11點左右才到...)

而其他同事除了出外參加會議的人之外...不是已經在回墨西哥和家人團聚的飛機上

就是正在開車回家和父母團聚的路上

對於聖誕節除了開心能放假之外並沒有特殊感情的我

這時也不免為自己還要來上班...甚至再下午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得參加而感到少許失落



下午五點左右

歷時三個多鐘頭的會議終於結束

而且參與會議的人也都因為我們這個禮拜突飛猛進的進度而感到欣慰

慶幸可以放鬆心情好好享受一下聖誕假期

五點半不到...辦公室中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

都已經做好回家和家人團聚...或是趁爸媽到之前把握最後時間打掃房間的準備

一一的離開了辦公室

記得最後一個離開的Kate...還提醒我離開之後記得要鎖門...

我揮個手答了聲"okay"之後...又回頭和我Illustrator, ArcMap及InDesign繼續拼命



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後

好不容易把手上那張圖處理到一定程度的我

起身伸個懶腰...往辦公室外的廁所走去

心中想著

"恩...成果真是不錯...其他人看到那張圖應該會很impressive..."



就當我還陶醉在階段性任務完成的喜悅中

走出廁所...把手放在辦公室正門的握把上正準備轉下把手時

才發現大事不妙了



我竟然把自己反鎖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外了...Orz

(其實是Kate離開時按下了喇叭鎖的按鈕...壓根沒想到她會這樣做的我就這樣笨笨地走出了辦公室)

而且我身上除了廁所的鑰匙之外...啥都沒有

(所以我連打電話跟同事求救的機會都沒有...有了手機的缺點就是人們再也不用大腦記憶他人的電話號碼了...)



更殘酷的是...因為今天是聖誕節前最後一天上班日

因此通常至少都會幾個員工待到八九點...和我們辦公室中一門相通的2x4

在還不到六點的時候...人就全部走光了

而且我可以相當確定的是...一直到星期二(26日)以前

不會有任何人回到辦公室上班...

這...不是老天爺刻意要考驗我吧?



搭了電梯從九樓直奔一樓...想要找管理員要備用鑰匙

一個看來才剛剛開始上班的新手管理員...很豪爽地答應了我的請求

然後說他要打個電話跟另外一個出外用餐的管理員確認一下...看看管理單位是不是有備用鑰匙



結果得到的答案是...沒有



不會吧...大樓管理單位竟然沒有備用鑰匙

尊重人權也不是這樣尊重法的吧



這時手上拿著廁所鑰匙的我...無奈地把玩手中鑰匙時

赫然發現鑰匙圈上竟然有著鎖匠的住址電話...馬上向管理員借電話打算打給鎖匠前來解圍

結果那個看起來十分忠厚老實的黑人管理員一臉無奈的說

"我沒有手機...而櫃檯的電話外線只能用於緊急連絡之用 (什麼...你說我被鎖在外面還不夠緊急?) "

正當我覺得這是天要亡我時

管理員從口袋掏出了一個quarter硬幣塞到我手中...告訴我或許可以試試看大樓外的公共電話



ㄟ...我怎麼沒想到這點(老實承認吧...有了手機之後還有誰會去注意哪裡有公共電話啊?)



拿著那個救命的銅板和印著電話的鑰匙圈...我帶著終於看到一線生機的興奮心情走向公共電話

(這應該是我在紐約這麼久以來...除了當初剛到機場用公共電話和機場接送的人連絡外...第二次摸到公共電話)

電話撥通後...我抱著輕鬆的心情等著鎖匠接聽電話



30秒過去了...

接電話的不是鎖匠...而是答錄機

那預先錄製的電腦語音用標準的英文說著



"我們的上班時間是...星期一至六...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



低頭看看手錶...那長針指在3分的位置

當時時間是下午六點零三分...鎖匠下班了...Orz



絕望的我只好搭著電梯回到了位在九樓的辦公室

希望奇蹟出現...會有哪個同事赫然發現自己忘了東西而回到辦公室來

(其實心中也不斷掙扎是不是要直接殺到位在13樓的OMA去跟Koolhaas先生要Kate的電話...他是我唯一確定會有該資訊的人...)

等著等著...十分鐘又這樣過了



突然我聽到同在九樓屬於名建築學者Michael SorkinTERREFORM辦公室中

傳出了男性高聲談笑的聲音

絕望的我頓時像是看到希望之光一樣興奮(至少我可以借到電腦上網去找同事的電話了)

熱心的長髮"偽黑人"大哥很乾脆地借了我電腦和電話...看來這場鬧劇就將畫上句點了



第一個找到的電話是屬於同負責Gateway project的哥大教授Sarah

很快地撥通了電話...卻傳來"已轉進語音信箱"的殘酷消息

(紐約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讓手機在地鐵也能收到訊號啊...機車的MTA)

很快地用我裝可憐的口音留下了請他如果聽到留言請來救我的語音訊息

不過說真的...美國該死的手機系統商...常常會讓你在他人留下語音訊息之後的幾天...才收到"你有語音留言"的文字訊息

(身在美國的朋友應該都有這種切身之痛吧)

這次的求救能否成功...我個人是真的不抱太大希望



繼續在Gmail信箱中封狂尋找是否有來往信件中有任何朋友手機號碼的蛛絲馬跡

好不容易我找到了一個哥大同學(以下使用代號A)的手機號碼

雖然他是救不了我...不過至少他應該會有我其中一個同事的電話號碼

讓我可以間接聯絡上同是前來開門營救



結果A同學並沒有我想要的電話號碼(因為他的手機前一陣子才掉...很多電話尚未更新)

但是和A同學在一起鬼混的B同學給了我可能有同事電話號碼的C同學(以及她男友D同學) ...還有之前助教E同學的電話

我撥通了一向蠻容易遺忘自己有手機這回事的C同學手機...發現這次她雖然順利接到電話

但是他也沒我同事的電話號碼



這...就是擺明要整我嘛



失望之餘我也只好拜託C同學繼續幫我打聽同事F同學的電話號碼...然後幫我撥個電話給F求救

已經佔用TERREFORM電話線許久的我...跟"偽黑人"大哥說聲謝謝後

垂頭喪氣地走出了TERREFORM的辦公室



時間大概又過了十分鐘...轉眼間我也已經被鎖在門外一個小時左右了

突然聽到"偽黑人"大哥在遠方大聲喊著我的名字  "Rich...有你的電話..."

一頭霧水的我接起了電話

才發現原來是C同學打來的...她說



"你猜怎麼著...我在路上遇到F同學(也是我同事)耶...她現在就在我身旁"



不會這麼巧吧...紐約之大...竟然可以讓她在路上瞎貓碰到死耗子般地碰到我同事?



"Hei, Rich...How's going ?" 從C同學手中接過電話的F同學先是習慣性地問候



"Really bad...." 我無奈地回答 ( 總不能還要我背著良心回答" I'm doing well...how about you ?" 吧...)



"等我回家把手上剛採買的日常用品放下後...我馬上搭地鐵回公司幫你開門...你可能還要大概等個半小時左右...可以嗎?"

聽到我據實回答後...F同學的語氣從輕鬆變成了憐憫



這時歷經絕望後好不容易看到希望曙光的我回答說

"沒關係...你不用急...反正我都已經在門外一個多小時了...沒差這幾十分鐘" (完全是在耍帥兼逞強...)



四十分鐘過去後...

熱心的同事F終於出現在辦公室門口...我也總算再度踏入辦公室內

天啊...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對能回到辦公室而感到如此開心



在這一瞬間...心懷感恩的我...赫然發現...

原來...這就是聖誕節的精神啊!

(恩...我知道這很像小時候寫作文套公式...最後一定要講中華民國萬歲之類的話一樣八股...不過聖誕節嘛...就八股一下囉)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衷心希望全天下的人都不會和我做一樣的蠢事...





















You Might Also Like

4 意見

  1. yuco3232:43 A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那麼好笑!!

    ReplyDelete
  2. chrisjade4:49 PM

    洋,怎麼可以說好笑呢?!
    我們要有同情心嘛...嘿 嘿 嘿

    其實,是有點悲慘啦
    還好最後結局是好的
    要不然,Rich可能會有X'mas前夕恐懼症 哈

    Jade *^__________^*

    ReplyDelete
  3. modify6:49 PM

    hahahaha
    guess u'll hate christmas nowww...

    ReplyDelete
  4. archtemplar4:35 AM

    耶誕恐懼症是一直都有啦
    尤其來到紐約之後
    去年逃到Boston
    今年無處可逃...只能被困在超擁擠的NYC

    擠死人了啦!


    Merry Xmas to all,

    Rich

    ReplyDelete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