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eux Noel...Merry Christmas

April 08, 2006


昨天在地鼠的強力推薦下

我和Bee到了位於58th Street和5th Avenue交叉口附近的Paris Theater

去看了一部頗有感觸的法國電影

Joyeux Noel(英譯;Merry Christmas)

敘述一個在1914年聖誕夜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前線戰場上

發生於正相互對峙的蘇格蘭軍 法軍及德軍間的真實故事

一個既感人 又溫馨 但卻更加殘忍且無奈的戰場插曲



故事開始於美麗的高空俯拍鏡頭

三個分別來自德國 蘇格蘭及法國的小朋友

慷慨激昂著敘述著三個國家間難解的仇恨

描述著一個原本不該為本應天真無邪的小孩們所背負的沈重包袱

(這跟我們小學時代每當演講比賽必談反攻大陸有何不同?)



一個知名的德國男高音被徵召入伍

被迫和同為聲樂家的妻子分離

在1914年的聖誕夜於前線戰場表演了自己一生中最於感動人心的演出



一個被迫離開懷孕妻子的法國中尉軍官

充滿靈氣的右手本應用來創作美麗的畫作

如今卻成了扣下左輪手槍板機的工具

並被迫背負著來自父親 死亡和戰爭所帶來的沈重壓力



一個來自蘇格蘭鄉間的神父

他的風笛和歌聲促成了一個奇蹟的誕生

在1914年的前線戰場上完成了一生中最美麗的子夜彌撒

最後卻選擇放棄了他的信仰



一個來自法國鄉間的理髮師

相信自己最親愛的母親就身在前方幾尺被德軍佔領的村落

帶著一個每天上午十點固定響起的鬧鐘

只為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每天上午母親親自準備的香濃咖啡

敵人的協助讓他終於再度喝到那朝思暮想的咖啡但也讓他付出了生命作為代價

他的犧牲也為中尉帶來生命的信息 : Henri...他那從未謀面的兒子的姓名



一個期待著戰爭開始 迫不急待加入軍隊的蘇格蘭青年

在發現自己無力拯救摯友只能任其在戰場上痛苦死去後

選擇在1914年的聖誕夜陪伴自己的摯友渡過這奇蹟的一夜



一個丹麥的女高音

為了一生中的摯愛

她選擇親赴前線 帶領自己的丈夫脫離戰場



可悲的是 這些人都不是能決定人類走向戰爭或是和平的人

1914聖誕夜的奇蹟 讓來自三個國家的數百名士兵不願再用槍指向對方

但卻無法停止野心政治家的計畫

德軍將軍口中在隔年春天就會結束的戰爭

就這樣持續了四年 付出了千萬人的生命作為代價

以“愛“為本質的宗教信仰

如今卻成了散播撒旦訊息的工具

洗腦著自己的子弟以上帝之名去奪走他人的性命



三個國家 三種不同的語言

但是音樂和他們對於宗教信仰本質上的虔誠

讓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發生了一個奇蹟

一個真實存在的奇蹟...



這部片的導演這麼說過;

Someone sang, somone else listened, someone else answered, applauded.

I love the idea that culture, popular song, music made the guns fall silent.



或許也是因為如此

最後即將被送到俄羅斯戰場的德國士兵

被將軍告知他們在路程中會路經德國 但卻不允許他們返鄉探視時

在車廂中低聲哼著Hymne des Fraternises(I'm Dreaming of Home)的一幕

會被導演選為這部電影的最後一個場景

也讓我在電影結束之後 遲遲無法起身走出劇院

只想讓自己能繼續沈醉在音樂中

品嚐這淡淡的憂傷...



I hear the mountain birds

The sound of rivers singing

A song I've often heard

It flows through me now

So clear and so loud

I stand where I am

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 I'm dreaming of home



It's carried in the air

The breeze of early morning

I see the land so fair

My heart open wide

There's sadness inside

I stand where I am

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 I'm dreaming of home



This is no foreign sky

I see no foreign light

But far away am I

From some peaceful land

I'm longing to stand

A hand in my h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 I'm dreaming of home







這不是一部煽情的電影

它有著法國電影的細緻和深刻

但沒有好萊塢刻意地情感堆砌手法 更沒有灑狗血的橋段

它給你的感動 是淡淡的鼻酸 微微泛熱的眼眶

它會給你很多感觸

但並非試圖告訴觀眾該如何評價這個發生於1914年的奇蹟

而是你的腦袋會忍不住地去試圖為自己紛亂的思緒

理出一點頭緒



一部很不一樣的戰爭片

一個讓你重新相信人性的真實奇蹟





“If we could read the secret history of our enemies,

we should find in each man's life sorrow and suffering enough to disarm all hostility.“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1807-1882)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