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見到久未見面的珮雯和明樺了...歐洲大陸長征記_The Alps-01

January 21, 2006


終於到了要跟巴黎短暫告別的時候了

算算日子 在巴黎也已經待了十二天

之前掛念著一定要去看的案子 也大都造訪過了

接下來的行程 目標是位於里昂東南方車程約一個半小時的Grenoble

去拜訪九個月不見的明樺 還有兩年半不見的珮雯

也為他們終於修成正果 送上我和小璇來自紐約MoMA的祝福...



十三號一大早 我前往巴黎的Gare de Lyon搭乘直達Lyon的TGV

原本以為時間綽綽有餘的我 到最後卻成了驚險的火車追逐戰

十點出發的火車 而且是以準時聞名 要它慢分難如登天的TGV

我竟然在九點五十五分才出現在車站大廳

而事先在網路上訂好的票 當然也還沒去櫃台拿

在我以光速辦完上車前領票 確定月台 到查票機打票 找到確定的車廂

好不容易放好行李坐定位的時候 火車正好也開始啟動

還好我並沒有成為這個十三號星期五的第一個犧牲品...



到了里昂 明樺非常有心的特地搭了一個半小時的車來Lyon Part Dieu接我

久別重逢的老友 在異國車站相見的場景

彷彿只有在電視電影中看到過 而現在我就正親身經歷如此的情節

明樺還為尚未吃中餐的我帶來了雞肉漢堡和他拿手的可麗餅

兩人就這樣坐在里昂歌劇院前的廣場吃著東西 天南地北的聊著天

畢竟已經是認識十二年的老朋友了 雖然久未相見 卻絲毫沒有生疏的感覺...



下午我們特地搭了半個多小時的車 再加上半個多小時的山路健行

到了Le Corbusier另一個令人讚嘆的傑作Couvent de La Tourette

歌功頌德的話我想就不必多說了

但是有個有趣的發現

原來La Tourette是開放讓一般訪客可以住宿的

只要在一兩個禮拜前寫信確認住宿的事宜

你就可以有機會住在大師的傑作中

看著一天的光影變化是如何賦予這棟建築無窮的生命力

雖然交通方便的確不是非常方便 下山的過程我們就這樣給他迷了一下路

不過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 我會希望能來這裡住上一晚

畢竟真正生活在裡面的體驗 是難以取代的...



從La Tourette回來後 我們的行程就是去吃一頓道地的里昂菜

對喜歡享受美食又預算有限的人來說 里昂肯定是個饕客的天堂

里昂有所謂Bouchon的認證

只要具備有該認證的餐廳

除了代表著該餐廳提供的菜色口味是道地的里昂風味

更代表著他所有的菜餚都有著非常合理的售價

就這樣我享受了令人讚不絕口的里昂沙拉(連我這種肉食者都愛不釋手 ...)

還有非常具有特色的炸肥腸配上調味恰到好處的馬鈴薯泥

我想對於里昂 我有了一個再度造訪的絕佳理由...



晚餐後 錯過一班火車的我們 只能選擇最後一班的Autocar回到Grenoble

回到珮雯和明樺共同居住的城市Grenoble時 已經接近凌晨一點了

Tramway也早在二十分鐘前就開走了最後一班車

於是我有了在歐洲搭乘計程車的初體驗

還遇到了一個在車上小電視放著麗都歌舞秀的另類司機

也在約十分鐘後 到了明樺位於Grenoble市區邊緣的租屋處

已經在外奔波了一天的我們 出乎意料的竟然沒有倒頭就睡

反而又是天南地北的聊學校 聊城市 聊同學 聊設計 聊自我價值觀追求

就這樣聊到了凌晨六點多

天色漸漸要亮起的時候 我在Grenoble的第一天才正要劃上句點...



第二天一起床 就見到了畢業之後始終沒有機會見到面的珮雯

穿了裙子的珮雯首先為我帶來了視覺上的震撼

不過前一天晚上看過他們訂婚喜宴照片的我

對於這樣打扮的珮雯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不過就如同之前從琇貞那裡打聽到的情報一樣

現在的珮雯果真比畢業時的他來的沈穩許多 真的已經有賢妻良母的架式了

思考和表達也不像是以前那個總是跳躍性思考的珮雯

清晰有條理了許多 看到人家的成長 想想自己 怎麼還是一附長不大的樣子?



這一天的行程是Grenoble的導覽和我個人的探險之旅

看看城市 喝喝咖啡 再看看城市 吃吃甜點...

這樣的行程讓我體驗到在巴黎體驗不到的悠閒愜意

和結束團契的明樺夫妻檔會合後 我們的目標是去享用道地的北非摩洛哥菜

我們點了三人份共十一道餐點的菜色

果真是比我在台灣吃過的摩洛哥菜來的有特色許多 每一道菜對我而言都是驚喜

雖然我們還是搞不清楚真正享用摩洛哥料理的規矩和順序

不過隨性的吃法還是讓我們吃的十分盡興

也明顯感覺小腹已經漸漸脫離皮帶的掌握了...

飯後續攤也是不能少的

我第一次嘗試了西班牙風味的下酒菜 還有口感極為接近雞尾酒調飲的Sangria

最為印象深刻的還是前一天晚上就聽明樺講過其背後精彩故事的Chartreuse

用一百多種草藥釀成 酒精濃度高達45%以上

又有著一種獨一無二 筆墨難以形容的藥草香味

Chartreuse不愧是Grenoble驕傲的產物之一

也讓我折服在其誘人的香味和滑潤的口感之下

不知不覺的喝入了比平常要多的酒精

讓我在當天晚上有了一個極為有品質的睡眠 或許應該說是昏睡比較恰當...



十五號的早上 也是我預計離開Grenoble 前往羅馬和同學們會合的時間

多虧了前一天晚上半夜一點多還出門去上網幫我確定時刻表的明樺

我才可以有還算充裕的時間來休息和吃個有品質的早餐

在等車的同時 珮雯也從他的四次元空間袋中不斷的變出一樣樣令人驚奇的東西

先是來自台灣知名餅店舊振南的訂婚喜餅(最後一個竟然留給我..太感動了)

然後是美國留學生想帶進美國連門都沒有的黑橋牌牛肉乾

接下來還有小橘子 蘋果 以及來自阿爾卑斯山區的礦泉水

突然覺得自己像是要出門郊遊的小學生

有人貼心地幫自己準備了所有旅途上的零食和飲料

甚至車票都已經幫我買好並且打好查票章

還把我之前買的車票作好旅程上的更正和退費...

這種朋友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

希望他們能遵守承諾來紐約讓我有機會好好招待他們

不然受之有愧的我實在太過意不去了...



雖然老套 不過我還是得說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

兩天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這次一別 不知下次見面又是何年何月

希望我至少能夠出席他們的結婚喜宴

送上我衷心的祝福和感謝...

You Might Also Like

1 意見

  1. 立其

    知道你在歐洲的旅行很愜意真是讓人再高興不過了,
    敝人在下只是想小小的補充一下,你那天吃的不是摩洛
    哥菜(摩洛哥菜很多是用Tajine蒸的 而且...很油)那
    天那十一道菜是黎巴嫩菜呵,不好意思沒跟你介紹清楚,
    大概我們花了太多時間在跟那個熱情(而且穿的像巫婆)
    的老闆聊天了. 後來你沒有再經過grenoble讓我跟明
    樺有點小小的遺憾,因為不能親手把我們去巴塞隆納買
    給你的mise van de rohe's pavillion超小模型交
    給你...希望明樺他在寄給你相機的時候有記得把他放
    進去..我也都忘了問他了
    最後一點,如果你在六月底前還有機會來到歐洲,你還可
    以來找我阿,我可以帶你去看我家附近的一個有名的案
    子呵(我現在在strasbourg工作)那就是~~~~~~~~郎香
    教堂~~~這個聽起來還蠻像個再來法國的理由吧:P 我自
    己也還沒去看過,不過我絕對會找時間去看的,等這邊天
    氣好一點後,最近雨下太多了讓我對去看郎香有點保
    留...等你來,我們也找個好天氣去看吧,(我路過那裡幾
    次了,還沒等到好機會去,昨天半夜在那小鎮的車站等火
    車開動等了太久(可能是大雪封住鐵軌了)害我心裡七上
    八下的想我是不是要半夜下火車去看看呢...不過最後
    一點理性還是把我從月台上拉回來了...sign...

    ReplyDelete

Copyright © 2005 - 2017 Rich L. 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